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过年

发布日期 : 2020-01-20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徐丹
  我旅居美国多年。在美国,从每年11月底的感恩节开始,到12月底的圣诞,直至来年1月1日元旦,被称为Holiday Season(节日季),算是老外的辞旧迎新。而对我们华人来说,节日季则延伸到了农历春节。
记忆中的春节
  每每想到春节,首先映入脑海的是儿时的记忆。过年时,最开心的要属孩子们。上世纪70年代的上海,生活算不上富裕,所以过年显得格外隆重。首先是有新衣服穿。在那个年代,新衣服不常有,过年时的那一件一定会有;穿着它去拜年,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气。其次便是丰盛的年夜饭。那一桌鸡鸭鱼肉,至今想起来依然是不可替代的美味。再次就是午夜时分的鞭炮声。点燃那一串用竹竿挑起的百发单响,捂着耳朵听着噼噼啪啪声,伴随着“砰砰”的声响,躲在大人身后看着点点火光在眼前闪烁,那种兴奋的心情今天的孩子们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了。如今,身在海外,新衣常有,鞭炮不再,唯有那一份美食延续着过年的传统。
海外华人的春节
  近年来,随着在美国的华人日益增多,过年的氛围也逐渐浓厚起来。过了元旦,各大华人超市便张灯结彩。红色礼盒、精美的各色年货陆续上架。洛杉矶是个移民大熔炉,所以在这里过年便是南北贯通、中西结合。橘子是福气,苹果是平安。以前过年时上海家里放的,现在自然少不了。台湾人喜欢放凤梨,广东人钟情于金橘,也一并捎上了,为家里增加点儿喜气。另外,几乎每家华人都会在家里放一些迎春摆设。
  在美国,春节不算法定假日,所以要想春节休息只能利用自己的休假。即使再忙,年夜饭都是华人过年时的重头戏。身在海外,朋友的数量远比亲戚多,所以年夜饭更像朋友之间的大聚餐。年夜饭是对过去一年的感恩,亦有对未来一年的期许,所有菜式都被赋予了过年特有的意义。黄豆芽形如如意,油豆腐形如金条,两者炒在一起,味道脆爽,寓意“如意金条”。虾是“弯弯顺”,芹菜是“勤勤恳恳”,菠菜是“巴巴结结”(上海话的意思是做事很卖力),年糕是“年年高升”,鱼要留头留尾,预示年年有余。这些材料是一定要入菜的,至于如何烧煮便看各人喜好了。南方的朋友一定会有一锅全家福,肉圆、鱼丸、蛋饺、肉皮、粉丝、红虾、菠菜加入高汤,热气腾腾一锅,是对中国菜“色香味”的完美诠释,于除夕夜更是美好祝福的集大成者。对北方的朋友来说,饺子自然是不可少的,茴香、韭菜、白菜、猪肉、牛肉、羊肉,各显神通。如遇上个把老外,煎牛排、烤羊排一定也是要展示一下的,外焦里嫩,香气扑鼻,光闻其香已是十足的享受了。所以,在美国吃的年夜饭虽然不如国内的归整,却能汇聚世界各地的美食。
  年夜饭后的鞭炮烟花,因需要获得特别批准并要消防车保驾,所以只能省略了。守夜也因为第二天需上班而不能执行,唯有朋友之间的拜年是一定要有的。如今有了微信,拜年变得便捷而形式化了,却似乎少了几分亲切与真挚。
  大年初一早上,汤圆是一定要煮一碗下肚的。南方的汤圆用糯米粉做皮,馅料有甜有咸,萝卜肉糜、枣泥核桃、松子黑洋酥、猪油红豆沙,光听这些名字就让人垂涎三尺。从年夜饭到正月十五,各式丸子、圆子贯穿整个春节庆点,可见中国人对新年的最根本期盼是团圆,团团圆圆、和和美美便是圆满。所以,对过年可以回国的朋友,我们很是羡慕;对少数可以拖家带口回家的,更是妒忌了。
  最近几年,中国新年在国外广为人知。初一早上,碰上外国同事一定会说一声:“Happy 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快乐)。记得以前我有一位叫Susan的白人女同事,每到农历大年初一,都会穿上红色锦缎的中式棉袄。她跟我说,这会带来好运。于是,我告诉她,在中国古老的传说中,“年”是一个怪兽,一到年底便出来吃小孩,唯有红色和鞭炮声才可以将它吓退,所以人们便在过年时穿红衣、放鞭炮。就像我们在海外依样画葫芦地跟着老外过圣诞节,他们有时也会凑热闹地过我们的年。文化有时就是如此奇妙地互相融合着。
    过年是对过去一年的感恩,是乡愁的寄托,更是对未来一年的期盼与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