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岱宗十月

发布日期 : 2020-01-06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王领弟
  早上8点半,我和宏君已到达泰山北麓。
  10月的岱宗秋色铺排。极目仰望,整个山峦苍绿色打底,五色油彩信手泼洒。凝碧的山楂树举出一簇簇亮红的果实;山毛榉适时插入一段清爽的纯黄;榛树硕大的树冠连成一条褐色围巾,半绕在一个小山头的脖颈;一株红彤彤的柿树是一朵掉队的晚霞,逗留在仙鹤湾北侧的峭壁上。数簇荻花安静地摇曳着洁白,落户在千尺瀑的脚跟。灰白的山石是泰山裸露的肌肤,在朝阳里闪着宁静的光芒。山麓的一湖泉水温润澄澈,平滑如镜。一山的斑斓倒映在湖里,美给眼睛看。我压抑着兴奋,心才稍稍平静些。
  此时,泰山正上演一年一度的色彩秀!
  沿着2018年央视春晚泰山分会场的一侧台阶,迎着阳光拾级而上。山风温柔,鸟鸣稀疏,远处山涧传出溪水的歌唱。石阶洁净,杖声嗒嗒,山谷对面偶尔飘来人语哗响。不要认为有浓烈的色彩和各种天籁人籁,泰山就是热闹的。除了红门那条官路上游客熙来攘往,泰山的气质是沉稳静谧的。即使有一队资深“驴友”结伴来泰山,也像一片片落叶飘进森林一样无处找寻。
  我和宏君一路迤逦而行,过山呼门,观大天烛,赏千年神龟。几经歇息,来到了古松园。
  这是泰山的一个好去处,只可惜石碑上的“古松园”3个字缺乏骨力。这里是负氧离子区,每次来都是对呼吸系统的彻底清洗。深呼吸,再深呼吸,肺里的每个角落都进行了循环代谢。从头顶到脚底,贯通天地,与自然往来,与风云嬉戏。
  到古松园,除了呼吸,更为了看松。沿着山脊南行时,会有巨大的震撼袭来。也许,这里的松树没有黄帝陵那棵5000多年的古松粗壮,见证兴亡更替,见证悠远文脉。但黄帝陵那棵松树生长在平阔的谷底,土壤肥沃,并因为具有象征意义被倍加呵护,没人敢怠慢它。它就是文脉、血脉——除了对抗时间,别的无须劳神!而泰山山顶的古松却要时刻面对生死的考验,要么生要么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泰山的古松都被编上了号,一路走来,一路战栗。有一棵在两石夹击中倔强生长,右侧的石头已经嵌进它的肉里,树干看起来被石头切割掉一块。你能想象,石和树当年互不相让,旷日持久地对峙,经过了怎样的讲和?或说树经过了怎样的突破才超过死亡线?树一定是用向死的精神活下来的,在不该有生命的地方长成一树婆娑。我探身看向缝隙,寻不到一点儿土壤。当初,造物主为什么把一粒种子抛向绝境?是为了改良还是为了试探?
  我双手合十,向树鞠躬,向10月的苍翠奉出我的钦敬!
  移步向前,我看见一幅鬼斧神工的雕塑:虬龙和螭龙扭曲盘旋在一起,惊心动魄。树干不是树干,树枝不是树枝,它们都是被灵魂支配的肢体,是在斗争中生命的突然凝固。细细看去,又不是它俩争斗,而是它俩拧在一起跟狂风斗、跟酷寒斗。此处的松树都有相同的姿态:朝向山脊的一侧没有任何枝条,所有枝条都生长在朝向山下的一侧。枝条和枝条之间的距离也就四五指,上下几乎是紧密地挤压在一起。可以想见,为了生存,这棵树与山脊上斜扫下来的风魔、与扫荡似的雪怪、与浩浩荡荡的雨魅进行了怎样的较量。进进退退、挣扎、妥协、伺机生长,以致定格的姿态里有对手的影子。它似乎在昭告世人和天地:狂风可以削去一个山头,但无法降服一个生命。看看吧,每棵树都无法享着福地长,而是边打斗边生长。是的,树形无法俊朗挺拔、风流倜傥;但是奇崛苍劲,畸变中包含奇迹,傲岸淡定,活出了神的风采。它有1000次放弃的理由,但它最终活了下来。我想,如果让一棵树开口,它想说的一定太多,它的故事一定会成为传说,它的人生必然堪作绝唱。成为神之前,肉身要承受种种煎熬、锻打,才能铸成纪念碑式的崔嵬!
  带着默默的敬意继续登攀。中午12点左右,我和宏君来到了北天门。
  这里开阔平整,是我们选定的就餐地点。登泰山时身体感知到的3个字就是:累、渴、饿。最想做的事情是就地坐下休息,逮住哪儿坐哪儿,只要坐下就好。疲惫的身躯不容你挑三拣四。或台阶,或石块,或半截枯树干,一屁股就坐下去歇着,积攒体力。在这种累里,饮食就变得美妙起来。我俩曾在冰天雪地的山顶,一边欣赏碧霞元君祠庄严的红墙,一边冲饮香气腾腾的热咖啡;也曾在沁凉的夏夜,夜登时喝着啤酒赏星星;更多的是坐在避风处的台阶上,狼吞虎咽地吃着简单的菜饼。在山上,味蕾变得敏感乐观。餐桌前的挑肥拣瘦啊、嫌热嫌凉啊、咸了淡了啊、紧皱眉头啊 ,统统被扔到山下了。一切都无须讲究,一切食物都解饿。山下的日常精致完全被生存碾碎。
  扯远了,还是来看10月的北天门。
  花楸树燃起一片鲜亮红色。海子在《幸福的一日——致秋天的花楸树》一诗中写道:“我无限地爱着新的一日/今天的太阳/今天的马/今天的花楸树。”像春天突然降临,成片的花海红红灼灼——其实不是,照亮你眸子的,是花楸树的浆果。一簇簇、一枝枝、一树树、一片片,把秋天的山巅照暖。如果想欣赏这个美丽的树种,请你10月亲临泰山。记着,是来北天门的泰山。
  ……
  下山的时候,我俩取道桃花源,徒步奔向彩石溪。泰山友好地把各色秋景依次呈现。回去的路上,我的心又一次得到清空,把整个泰山装入心田。如果你累了、倦了,请暂时离开那张办公桌,去看看10月的岱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