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一瓯粥尽 春意渐至

发布日期 : 2020-01-06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王珉
  中国人的粥文化源远流长,每年岁寒腊八时节,每家每户都会煮腊八粥、吃腊八粥。而世人安享的那一碗碗热腾腾、温软、黏稠的腊八粥,不仅能御寒暖身,而且能陪伴大家度过隆冬严寒。一瓯粥尽,春意渐至,冬天便有了温暖和诗意。
  我最爱晨起熬一锅花色粥,让温暖如阳光般“洒满”肠胃。粥香味清淡,没有爆炒的油烟味,不用擦洗厨房,省时省力又有营养。抓一把农家米,削3个小芋头,洗10颗干贝,切几片牛肉和生姜,将食材全部倒入电高压锅中,将按钮旋至最高,后面就交给电高压锅了,我可以放心地刷牙洗脸。大概1小时后,粥如约煮熟。掀开锅盖,撒些葱花,淋上香油,美味的花色粥就新鲜出炉了。油绿的葱花、淡紫的芋头、乳白的米汤勾起食欲。入口有鲜度和热度,芋头软糯,干贝的鲜味与牛肉、米香互相融合,喝完一碗还想喝第二碗。吃到一半,母亲剪了油条蘸进粥中。没承想,不起眼的干油条竟起到了点睛作用,提升了粥的口感。
  母亲最爱吃小米南瓜粥,秋冬的南瓜经过长时间日照,积累了丰富的营养。小米洗净后,放在电高压锅里煮,南瓜去皮切丁,用搅拌机打成泥状,等到小米煮开花,倒入南瓜泥熬煮10分钟,用勺子不停搅拌。
  热情撩人的粥,适合冬日和家人亲密啜食,幸福似乎满溢碗外。不论街头多冷,喝完粥的上班途中,从心房到手心都有绵延的暖意。各种花色粥是我们家的常客:蟹肉粥、虾仁粥、排骨粥、鸭肉粥……辅料有枸杞、红枣、党参、萝卜、生姜、虫草、玉米、海带等,兴之所至,自由发挥,纵情“粥海”,不亦乐乎!
  煮粥看似容易,但要想熬出一锅入味的粥,食材选择和搭配非常讲究。精选农家新米,黏性大,表现出香甜的润滑感、可口的绵软感。如果单纯选用一味上好食材,不能达到“鲜”的意境,“海陆”混搭、相纠相缠的美学手段,最易使其充分吸收对方的香味,使彼此融为一体。
  其实,食粥最早是为了糊口。春秋战国之前,古人度寒,用以敲冰煮雪的器物是鼎或鬲。故而,“鬻”字从鬲从粥,其本义为煮粥。《史记·孔子世家》就有“饘于是,粥于是,以糊余口”之说,稠者为“饘”,稀者为“粥”。魏晋时期,又有豆粥。刘义庆在《世说新语》里说,豆子不易煮烂。此说后被采入《晋书·石崇传》,成为豪门权贵斗富的逸闻,背离了食粥的本意。而在父辈那个粮食凭票供应的年代,只能以大麦碎屑果腹。
  时过境迁,粥已经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粥店却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大街小巷。我觉得那些粥品不配称为粥,都是事先煮好的米饭,混合清水配菜再次烹饪,米粒和清汤分得一清二楚,根本吃不出香浓黏稠的感觉。哪像自己熬的粥,过程充满人间烟火味,米粒汤汁“你侬我侬”,能温暖冬日饥渴的肠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