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冬腌菜的人间烟火味

发布日期 : 2019-11-18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珉文
  进入11月,母亲就开始准备腌菜了。几场秋雨席卷,风也逐渐变得凛冽,夹杂着通透的寒意。冷空气一路狂奔,所到之处万物凋零,甚至连家里的物件也沾染上了“冰冷”之气。
  依稀记得,母亲常念叨:“立冬,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九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注:“立,建始也;冬,终也,万物收藏也。”立冬意即冬季开始,万物收藏,规避寒冷。每到这时,母亲会去市场采购新鲜的时令果蔬,精心挑选出一部分,做成过冬的腌菜。那些坛坛罐罐被她像宝贝一样搬出来,清洗干净,再晒一晒。这是腌菜的第一步。
  酸菜是当之无愧的腌菜必备品,母亲每年都要腌好几缸酸菜。趁着天气晴好时,将大白菜洗净晒干,若天气晴好只需晒三五天。接着,将晒好的白菜冲洗干净,一颗颗、一层层转着圈放进缸里。每层放点盐,再往缸内放生水。等水放至快与缸口齐平的时候,往最上层的大白菜上压一块大石头。一个月后,酸菜就炮制成功,可供全家人吃五六个月。
  酸菜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菜色好搭配,百吃不腻。可以搭配五花肉炒着吃,香味扑鼻;加点水煮酸菜汤,味道鲜美;若和鱼搭配煮酸菜鱼汤,汤头更是浓厚爽口;吃火锅时能做汤底,也能煮着吃;还能做成饺子馅。
  腌萝卜也让人垂涎三尺,但和萝卜比起来,母亲更喜欢多腌点芥菜丝。把芥菜洗净后放置一天,晾干水分。然后将芥菜切成丝,再晾晒一天。切好姜丝与辣椒丝备用。接着,往锅里倒入植物油,比平常炒菜多一点。等油烧至七成热时,把花椒粒、辣椒丝、姜丝、盐倒入油锅,翻炒出味,加入一小碗醋。等汤翻滚起来,立即关火,将芥菜丝放入,迅速翻炒,立马起锅。芥菜丝在油的润泽下焕发出光彩,食者用心咀嚼,咸香脆爽,带着一股麻麻的味道。等芥菜丝放凉后,将其放入坛子中封紧口。
  冬腌菜和臭豆腐有相似的味道,既臭又好吃。青菜需要晾晒,将菜搬进搬出是一个体力活,我作为男子汉理所当然帮着搬。冬腌菜很下饭,通常是在饭锅里蒸着吃,将菜切成一块一块的,叶子放在碗底。不同的经济条件有不同的吃法:有钱人家要放火腿和冬笋,差一点的会加一些小虾米,还有的只放猪油到腌菜里。
  “冬日腌菜唱主角”是入冬后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如今,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不用再通过腌菜的方式储存过冬的蔬菜,但母亲依旧沿袭这个老手艺,把它当成馈赠亲朋好友的春节贺礼。
  也许是因为生活滋润多彩,世人都变得懒了,自家做的腌菜更显得难能可贵。当下,亲朋好友会提前向母亲索要腌菜。“立冬人不闲”,乡下人管理好越冬的庄稼,城市人贮存好过冬的美食,大家都会利用闲暇时间干一点零活。然后,在日渐寒冷的日子里,守着一炉火红聊家长里短。看着母亲忙并快乐的模样,我们都不禁开起了玩笑,说她虽然退休了,却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