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母爱牌”毛衣也很时尚

发布日期 : 2019-11-11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珉文
  凛冽的冬日,很多人冷得直缩脖子,但只要高领毛衣一出场,就能安然度过漫长寒冬。儿时,我过冬的毛衣基本上都是母亲亲手编织的。她用心地照顾了我上半身的温暖,下半身却始终无法顺利对接。她曾悉心编织了一条毛裤,却不幸碰上我“海拔”不断增高的阶段,毛裤一上身就发觉我的腿又长长了,只好三番五次返工,不断延长毛裤的长度。
  也许是因为童年迟迟没穿上毛裤,导致长大后的我,下半身总比上半身耐冻,如今毛衣仍是过冬的必备品。
  后来,我和去日本留学的好友交流时得知,她在日本是一路被“冻”大的。从小学到中学,日本的女生就算下大雪也得穿校服裙,冻习惯后,大冬天都得光着两条腿才过瘾。前段时间,我去韩国,发现那里的女生冬季零下的气温中均是上半身毛衣、下半身紧身裤、脚上一双球鞋的标准打扮,上宽下紧,凸显时尚个性。
  我不是时尚的追随者,不在乎自己提的包是什么皮革,穿的牛仔裤是什么面料。曾经穿梭于欧洲大街小巷的我,在行走里明白了一种简约风格。自由如我,从不艳羡身边的富贵衣帛,不在乎流水线上生产出的无情布料,且如今人手心间的温度已悄然流失,更加让我与身着的衣物有一期一会的仪式感。我始终在衣柜里放置一件冬日的羊毛大衣和羊毛的绅士帽。我明白,这将是伴我终身的衣物。它们温暖的针线质感,是我冬日的守护者,宽敞厚重且耐磨的面料仿佛让我置身百年前的英国乡村。正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阐述的:“简洁是智慧的灵魂,而冗长是肤浅的藻饰。”版型毫无拖泥带水,行走间,后摆在空中爽快地飘扬,如流浪的歌者、异乡的旅人。
  冬日薄凉的清晨,当多数人还在梦境中时,我已穿上毛衣潇洒出发。没有一丝犹豫,凌乱的发梢不存在一丝倦意。我身上穿的正是母亲织的旧毛衣,她织的毛衣没有太多的花样图案,样式简单。虽然并不耐看,但温暖贴心,穿在身上,暖在心中,每一根线中都有“爱心牌”的味道。
  据说,欧美人以抗冻闻名于世,除孕妇生产后的第一个月外,他们从不轻易穿上御寒的毛衣。我陪伴母亲去英国旅游时,深感入秋后的严寒,便买了两件羊绒外套,质量上乘,轮流穿着上街。母亲笑言:“你简直比小时候还怕冷。”
  回国后,我翻阅手机里的旅行照片,发现街上老外很多还穿短袖。即便到了非穿毛衣不可的时候,欧美人士也用轻便单品搭配。尤其在时尚界,上半身毛衣,下半身一定千姿百态。记忆犹新的还有,我曾在一天四季的澳大利亚墨尔本,看见有人穿毛衣搭配七分裤、夹脚凉拖。毛衣应对早起的寒冷,短裤和拖鞋则是应付午后的高温。虽然毛衣代表欧美人简约的审美情趣,但对我而言,却是一份沉甸甸的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