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三峡邂逅“醉美”秋天

发布日期 : 2019-11-11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王珉
  白居易笔下的《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杜牧笔下的《山行》:“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描绘的都是三峡的红叶盛景,我从儿时的向往一直燃情到今天。
  深秋初冬,我终于得了空闲飞抵长江三峡,深度游览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的全景。然后,我又来到白帝古城追忆历史烟云,寻找巴蜀文化的遗存,聆听古老三峡的浪漫故事,也品尝了重庆的地道美食——重庆老火锅和奉节脐橙。最重要的是,我还圆了心中向往已久的红叶梦。
  轮船驶进清澈蜿蜒的瞿塘峡,两岸漫山遍野火红,一幅色彩明艳的长轴画卷在我眼前展开。看到那些在风中摇曳成红色的叶海,我不由得暗自赞美:红叶真美!站在舱内向外展望远眺岂能过瘾?我便独自跑上船顶,变换角度瞻仰,山山连绵,岭岭相延,花燃山色中,如火如荼。
  游船“善解人意”,停憩在一个渡口。我沿着山脚的青石梯,顺势爬山看红叶。举目四望,难以在较短时间内走近。高处的红叶大半是野刺梨的叶子,丛生灌木,仿佛有意散布在山坡上。阳坡的先红,红得耀眼,红得发紫。阴坡的不那么艳红,黄里透着一缕红意,与阳坡的红叶遥相呼应,把秋天的尾巴牢牢地拽住,层层叠叠,在斑驳的岩壁上丛丛怒放,或枝丫挺立,或曲折低垂。如此平凡的草木,在三峡中绽放出绚烂的美感。那浑然天成的野趣,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惊叹三峡的雄奇。
  拾级而上,登上一块山地,此地有一片浩如烟海的红叶,那红叶红得丰富,红得有层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导游说的,夏日山林的青枝绿叶和此时的红色盛景相关联。层层叠叠的红叶在陡峭的峡谷与碧绿河水的映衬下分外耀眼,一艘白色的旅行船在峡谷的碧绿江水中划出一串串白浪花,远处的猴群在山崖间的红叶丛中跳跃,为三峡的深秋增添了无限生机。走进任何一处山林,放眼四周,漫山遍野都是一派火红。但见那柔软锃亮、手掌模样的红叶铺天盖地,在大地上不断泼洒出火红的初冬山水画。岁月蹉跎的老柿树忠诚地守护着枝头明艳光泽的红柿子。或许它的主人已去往他地,但深秋的果实仍挂在枝头。那果实,那红叶,无不飘逸着人和自然之间浓浓的温情,使我回忆起陈毅元帅的“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这是季节更迭满溢的美丽遐思。
  置身连绵的三峡“红妆”中,我慨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赞美生命的华美。那漫山红叶似彩霞、红叶年年映三峡的盛景,使得长江三峡西首的瞿塘峡更加雄伟壮观。红叶沿北岸的山梁由近及远,一直延伸到赤甲山下,怒放出如火苗般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