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为师需有点儿“细艺”

发布日期 : 2019-10-21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杨君梅
  为师需有本领。传道授业是职责所在,除此之外,做教师还需要有点儿“细艺”,无关乎野心,无关乎宏旨,只为心的淡定与魂的宁静。
  “细艺”可以有很多。我认识的一位数学教师剪纸非常出色;一位语文教师的舞蹈跳得很美;一位男体育教师的针线活儿做得很精细,让女性都自愧不如。这些“细艺”和金钱无关,更远离功名,却让人看上去精神,有神采,目光清澈,让日子有滋味,有时甚至可以抵御疾病。
  我的一位恩师50多岁时患了重病,医生根据病理判断他只有一年的生命期限。我以为他会伤心至极,至少得流几行清泪,毕竟灾难突降,一时的软弱是会有的。但我错了,他依旧读书看报,依旧养花养草,依旧精心地办文学社,依旧认真地讲课,依旧脖子上挂着相机去摄影,甚至去各地开会。他的目光平静清澈,他的语调柔和舒缓。真的不是伪装,一颗软弱的灵魂不可能伪装得如此平静,一颗恐惧的心不可能伪装得如此淡定。
  一个秋日的黄昏,我去看望他。他正坐在藤椅上,怀里抱着那只陪伴他多年的老猫。他微笑着说:“你看天多蓝,云多美,时光对我是多么的照顾。”我点点头,看着刚刚洒过水的花草。在他的呵护下,他的花草也精神振奋地生长着。
  “你知道吗,为师需有点儿‘细艺’,可以修复人生。”“‘细艺’是什么?是摄影?是养花?”“是忽略。”
  这个精神层面的“细艺”让他的生命止于8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