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用温情诠释人间真善美

——评梁晓声长篇新作《人世间》

发布日期 : 2019-09-02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向建军
  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人世间》(中国青年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是“知青文学”代表作家梁晓声的扛鼎之作。这部颂扬人间真善美的长篇小说能高票当选,可谓实至名归。全书通过对平民子弟周秉昆生活轨迹的刻画,多角度、全方位、多层次地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堪称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
  作为与共和国同龄的作家,梁晓声多年来一直在思索,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都市青年,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历史并不是很清楚。他们对镌刻着年代记忆的那些粮票、肉票、豆腐票等票证,更是心生好奇。其实,这些物事正是他们父辈一代生活的标配。回望这段历史,沉淀其间的厚重感与沧桑感,却深深触动了梁晓声的家国情怀。在他看来,当代年轻人不仅对现实要有一个清醒和理性的判断,而且对于过往的历史也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如此,无论是对他们世界观的养成也好,还是对责任意识与担当意识的树立也罢,都是大有裨益的。怀着这份温情,梁晓声把这部小说冠以《人世间》之名,以洋洋洒洒115万字的篇幅,分上、中、下三卷,从20世纪70年代一直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贯穿其中的,既有中国社会发展的“光荣与梦想”,也有直面改革开放进程的艰难和复杂。
  《人世间》是用文学语境,独具匠心勾勒出的近50年来现代中国的一幅“浮世绘”。这段历史涵盖了独立自主搞建设到敞开国门实行改革开放的宏阔进程,也是人们在思想、观念、行为、意识等方面急剧转化和转变的过程。梁晓声以一个历史见证者的视角,在赞扬中国社会日新月异变化和变迁的同时,还以一个“平民作家”的担当,丝毫没有回避改革开放大潮中东北老工业基地所经历的阵痛。但他又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站在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相辅相成的角度,对这种“改革之痛”予以理性的解读。基于这样的视角,从《人世间》中不难发现,面对东北众多企业转型和由此带来的“伤痛”,梁晓声自始至终都带着一种审视的眼光,既关注企业的转型与升级,又满怀关切地注视着以周秉昆为代表的下岗职工的个人命运。他一方面以豪迈之笔表达了对这一系列阵痛的理解和支持,认为这是改革进程中的“发展之痛”;另一方面,又以达观之笔,潜心塑造了周秉昆及其儿女、工友们等一系列典型形象,通过对他们在这场困顿中互帮互助的描写,生动地展现了困厄中人性的美好。特别是对老年周秉昆义务修路的细节描写,看似琐碎,实则寄寓了梁晓声对人世间真善美的热切呼唤。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周秉昆通过身体力行,把凹凸不平的旧路修成了光洁齐整的新路,让人们满怀喜悦地畅行在生活的大路上;而对普通大众来说,是不是也要通过自己的善行,多修补心灵上的扭曲和不平,才能让自己在宁静致远中,与芸芸众生搭建起一座愉悦沟通的心灵之桥?对此,梁晓声虽然没有直白道出,但借助周秉昆的一言一行,给了我们这种正面的导引,让我们在真善美中体会到温情的力量。
  梁晓声将满腔的善意揉进波澜壮阔的斑斓画卷里,用观其主流和多关注亮色的济世情怀,生动地描画了知青插队、三线建设、工农兵大学生、知青返城、恢复高考、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走穴、国企改革、“下海”、职工下岗、棚户区改造、今天的反腐等标志性大事件。云卷云舒里,有历史的星移斗转;命运多舛中,有世道人心的幽微观照。平白而意蕴深邃的文字里,将家国的命运与平民百姓的人情冷暖交织在一起,用温润的爱意诠释了人世间的真情是如此善良和美好。
  梁晓声说:“好人不是老好人,而是对自己的善良心有要求的人。我写《人世间》的时候一般来说没有太坏的人,更多的人我都是希望挖掘他们好的一面,这是我对文学本身的理解。”作家的这番表白,一语中的地表达了创作这部鸿篇巨制的主旨,那就是“文学艺术是要使人类的心灵更加向善美进化”。在“于我心有戚戚焉”中读罢《人世间》,我们的心已然通透而澄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