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薄荷,薄荷

发布日期 : 2019-08-26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吴建
  炎炎夏日,酷暑难当,何以解暑?有人喜饮冰镇啤酒,有人嗜啖雪糕、西瓜,而我,独爱喝薄荷茶。
  薄荷,生于江浙间。茎叶似荏而尖长,经冬根不死,夏秋采茎叶多作茶饮。家有小院,多植花卉,春兰秋菊,争奇斗艳。唯墙角边的薄荷,无须栽培,自生自长,夏季来临时郁郁葱葱,给院内带来一片清凉。薄荷不高,茎直立,椭圆形的叶片浓浓密密,青翠欲滴。别说用它泡茶,只看一眼,就会暑气大减。微风吹过,送来缕缕清香,沁人心脾。
  古今之人,爱喝茶者无数。然茶叶需经揉捻烘焙,方可饮用。薄荷则不然,随摘随泡,既新鲜又方便,绝对是纯天然的绿色饮品。乡人泡薄荷茶,热水可泡,温水亦可泡,一样的清凉,一样的爽口。更有甚者,以冷水泡之,格外清凉。农人在“锄禾日当午”后,随手摘几片薄荷叶回来,洗净置于碗底,倒入凉开水,“咕咚咕咚”喝上几大碗,既解渴又消暑。
  儿时家贫,甭说西瓜,就连几分钱一支的冰棍儿都买不起。每至夏日,家门口的薄荷就成了我们最佳的解暑饮品。放学归来,采几片薄荷叶,泡一碗凉茶,浅浅地呷上几口,凉入心扉,惬意无比。最过瘾的还是和小伙伴玩累之后,满头大汗地跑回家捧起一碗薄荷茶猛灌,顿觉清凉通透,全身舒爽!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母亲曾用薄荷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把薄荷叶捣碎拌到面粉里做薄荷糕,用薄荷叶熬粥,还有薄荷豆腐、薄荷炒蛋……夏夜,爷爷摇着蒲扇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我趴在他身边,缠着他讲那古老的故事。蚊子不时来袭,我被叮得嗷嗷直叫。爷爷站起身,扯几片薄荷叶,往我的手上、脚上涂抹一阵,奇痒自消。
  传说,古人常把薄荷当作香料,随身装在一只小布袋里。文人墨客也会用薄荷来作诗。诗人陆游有一首著名的《题画薄荷扇》。诗云:“薄荷花开蝶翅翻,风枝露叶弄秋妍。自怜不及狸奴点,烂醉篱边不用钱。”这首题画诗,扇面画有一丛薄荷,在秋阳里白花竞放,一只猫醉卧在花丛旁,睡眼蒙眬。清人赵瑾叔的《本草诗》把薄荷的分布、外观、功效等说得极为详细:“薄荷苏产甚芳菲,咬鼠花猫最失威。泄热祛风清面目,鲜脱发汗转枢机。种分龙脑根偏异,叶似金钱力岂微。症见伤寒和蜜擦,管教舌上去苔衣。”
  薄荷似莲荷,虽没有莲荷般“出淤泥而不染”,但同样中通外直,亭亭玉立;虽没有莲荷叶般硕大敦厚,但同样香远益清,质朴纯真。薄荷和莲荷都茁壮成长于炎炎夏日,任烈日炙烤、雷击雨淋,无所畏惧,高洁淡雅。薄荷虽无莲荷俊美的外表,却有莲荷正直高雅的气质。古往今来,赞美莲荷的人甚多,赞美薄荷的人却甚少。莲荷声名远播,薄荷却默默无闻。但薄荷不自卑,更不消沉,一如既往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盛夏时节,选一只透明的玻璃大壶,斟满热水,放入薄荷叶,然后手执蒲扇,斜躺在藤椅上,轻摇扇子,看壶内叶片忽沉忽浮,随意荡漾。待水变温变凉,便取来茶杯,倒入薄荷茶,慢品细啜。任丝丝幽香冲淡暑气,沉淀浮躁,让其香润泽心灵,让其味超尘脱俗。有薄荷相伴的日子温馨清凉、恬淡闲适,时光也充满了诗意。
  薄荷,薄荷,清凉了一夏,清静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