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听蝉

发布日期 : 2019-07-31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 林金石
  炎炎夏日,声声蝉鸣让整个季节都喧闹了,就像尘世间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用语言,那蝉与蝉呢?无非就是嘶鸣了!
  小时候,我喜欢蝉,但不喜欢它的嘶鸣,因为它的嘶鸣太单调、太闹腾、太无趣了。坐在教室里,专心听老师讲课,突然响起一声蝉鸣,打破寂静,扰乱思绪,真恼人;夜里,手捧书卷,静心阅读,突然一声蝉鸣从窗外传来,直捣耳鼓,于是,再无心思看书;躺在床上,刚要入梦,一声蝉鸣传来,梦没了,睡意没了……如此种种,让我愈发觉得蝉鸣恼人。于是,小时候的我总约上三五伙伴,拿起竹篙,愤愤然捕蝉去。
  清代袁枚有诗云:“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这首诗写出了我儿时的心声。想来,牛背上的小牧童,静心牧牛,歌声飞扬,不料一声蝉鸣,打破了山间的寂静,捕蝉便成了当下心里的愿望。
  随着年岁渐长,人到中年,在世间兜兜转转。有人为了生计,锱铢必较;有人为了一己之私,钩心斗角……爱的恨的,苦的甜的,酸的辣的,尝了无尽滋味,忽回头,才发现,心已被尘世打磨得光光滑滑,没了棱角,疲惫不堪。
  夏日躺在藤椅上,一阵风吹来,树荫摇曳。突然,阵阵蝉鸣响起,声声入耳,惊了夏日的静,也惊了我的心!此时的我,再无捕蝉的意念,更多的是闭了眼,倾耳细听。蝉鸣声声,蝉鸣悠悠,蝉鸣寂寂,蝉鸣有韵,蝉鸣有心。
  曾读过唐代诗人虞世南咏蝉的诗:“垂绥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读罢,我心底不禁对蝉生出几分敬意来。后来,我又无意间读到一篇散文,其中写道:“知道吗?它等了17年,才等到一个夏天。就只有这个夏天,它从泥土中出来,从幼虫成长过来,等秋风一吹,它的生命就完结了。”一只蝉,生命虽然短暂,却要用歌声去书写意义。从此,我便不再捕蝉,也不再因声声蝉鸣而懊恼,更多的是期待夏日的来临,期待一只只蝉的鸣叫!
  一日,儿子在写作业,突然蝉声四起,儿子惊叫:“真烦人!”我微微一笑,告诉了他关于蝉的故事。儿子听完,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真是没想到呀!我也要好好珍惜它!”我笑了,这笑里有崇敬,更有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