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一道极简主义的汤

发布日期 : 2019-07-24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陆林森
  溽暑天气,胃纳不佳。如何像“冬令进补”“咬春”“贴秋膘”那样不亏欠自己,各路“吃货”自有秘籍分享给大家。
  番茄冬瓜汤,普普通通,与席上之珍馐相比,身价矮了一截。可在我眼里,却是“问君食无味?此物最消夏”。妻子知我有喜吃番茄冬瓜汤的偏好,一到夏季,三天两头烧此汤。我不喜油腻,清淡即好,番茄冬瓜汤正应了“食之清淡”的生活本意。
  番茄,学名西红柿,颜色红红的,形状圆圆的;冬瓜,表皮青青带点白霜,切开,瓜肉雪白。将它们“混搭”,红白相间,同煮一锅,是最好的“绝配”。别说吃,看上一眼,也是“味由心生”,垂涎三尺了。我觉得,这是夏天最好的味道,也是夏天给予我的最好馈赠。
  我妻子是个极简主义者。因此,我家烧的番茄冬瓜汤也不复杂。先说选料,番茄一定要选大红色的,这样的番茄带点儿天然的酸味,烧成的汤最好喝。那种绛红色的番茄,只适合生吃,用来烧汤就不合适了。再说切配,将番茄切成滚刀块,冬瓜切成片。需要注意的是,冬瓜片不能切得太厚。厚了不易熟;薄了呢,也不行,一烧就烂,待到上桌,筷子一搛,散架了,别说吃,看着也败兴。至于番茄冬瓜汤的烧法,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尽然。先将番茄块放入锅中,用旺火热油煸炒,待到煸出红红的、浓浓的番茄汁,再与冬瓜片同煮,冬瓜片烧至八九成熟即可,不可加锅盖,冬瓜一焖锅,就没有了脆生的口感。我喜食番茄,妻子每当烧此汤,往往还会多用上二三个番茄,烧好的汤,番茄味就更浓了。尝一口,味道酸酸甜甜。我平时饭量不大,但一碗番茄冬瓜汤下肚,顿时胃口大开,饭量大增。我们家烧的番茄冬瓜汤,有时候也会翻点“花样儿”,在汤中放入少许“金钩”,也就是那种经过腌制、晒干的,上海人称为“开洋”的虾仁。“身材”小小的虾仁干,一经入锅,番茄冬瓜汤就更加鲜美了。除了开洋,有时候妻子也会在汤中放点嫩嫩的扁尖笋,看似增加了一点汤的“咸度”,却提升了番茄冬瓜汤的“鲜度”。不过,开洋也好,扁头笋也罢,只能点缀,不可多加。要不然,弄巧成拙,番茄冬瓜汤就没有了那种清清淡淡、酸酸甜甜的感觉了。有一回,有位朋友邀我去他家做客,问我喜欢吃什么,我回答说,宁可食无肉,但这番茄冬瓜汤不可少。待到那天成了座上客,朋友见我放开肚量,将碗里的番茄冬瓜吃得“片甲不留”,居然连汤也喝得一点儿不剩,先是哂笑,继之大笑。原来,我的这位朋友,也嗜番茄冬瓜汤成“癖”,他在汤里放了扁尖笋,将满满一碗汤喝得碗底朝天了。
  夏天,阳气上升,这是中医的说法。上海人的说法有点特别,将阳气说成了火气。盛夏溽暑,有的人“火气”旺,或疰夏,或厌食,烧上一锅番茄冬瓜汤,既可消热祛暑,也可提振食欲。
(摘自2019年6月23日《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