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发展青少年足球的经验与启示

发布日期 : 2019-07-23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山东省教育厅体卫艺处 孙乐为

  近日,笔者参加教育部青少年校园足球研修访问团,对日本青少年足球工作进行了自上而下、深入细致的系统考察。通过考察,笔者深切感受到,当前日本青少年各年龄段足球运动发展水平均高于我国,其经验做法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日本发展青少年足球的主要经验

  近百年来,日本一直保持了以校园足球为中心的传统发展模式,校园足球成为日本足球发展的根基。包括国家队队员在内,日本有一半的职业足球运动员起步和成长于校园足球。

  其一,日本校园足球基础工作扎实。一是抓早,从幼儿园开始培养孩子对足球的兴趣。地方各级足协、职业俱乐部经常派指导员到幼儿园与幼儿玩足球游戏,引导幼儿喜欢足球。二是抓普及,努力扩大足球人口基数。从各级足协、职业俱乐部到各级各类学校均十分重视足球运动的普及推广工作,千方百计扩大足球运动人口基础。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每所学校都有足球社团,喜欢踢球的学生都可以申请加入学校的足球社团,利用每天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学习踢球,参加训练比赛,每天训练1~2个小时。目前,在各级足协登记注册的初中足球运动员有25万人,高中足球运动员有17.6万人,分别占初中、高中总在校生人数的7.7%5.5%。各职业俱乐部均成立培训学院,负责俱乐部青少年梯队人才培养;下设足球学校,面向全社会招收足球爱好者和足球运动员。FC东京俱乐部培训学院在各地设立足球学校22家,在校青少年球员4000人。埼玉县大宫松鼠足球俱乐部培训学院设立足球学校13家,在校青少年球员2000人。清水鼓动俱乐部培训学院设立足球学校18家,在校青少年球员4246人。三是畅通足球人才成长通道,为各年龄段优秀球员提供成才路径。根据足协要求,各职业俱乐部除了成立培训学院、推广普及足球运动以外,还要建立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年龄段的集训队,专门招收和培养培训学院和学校足球队10~18岁有潜力的男女足球运动员,加以重点培养。踢球水平较高的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的学生,会被家长送到各职业俱乐部的培训学院接受专业训练;俱乐部选派到中小学和地方足球训练中心的足球指导员发现好的苗子,也会推荐到俱乐部接受更高水平的训练和培养。通过上述多种方式,各俱乐部每年均能选拔一批青训队员,也为国家队、国家青年队输送了不少优秀球员。

  其二,校园足球竞赛体系完备。在日本足协领导下,日本形成了一套覆盖大学、高中、初中、小学以及社会青少年俱乐部的完整竞赛体系。主要赛事包括:U18以下的日本高中足球联赛、高中运动会足球比赛、日本俱乐部足球锦标赛、高元宫杯日本青少年足球锦标赛、J俱乐部青年杯;U15以下的日本初中足球锦标赛、日本小学生足球锦标赛。如此完整的竞赛体系保证了青少年有球可踢,有表现自我、展现自我的舞台,极大地提高了青少年参与足球运动的热情,也较好地促进了青少年足球人才的成长。前日本足协主席、日本足球的领军人物川渊三郎说过:日本足球的成功不是因为日本的职业联赛,不是因为有外籍教练和归化外援,而是日本所拥有的青少年足球文化——日本高中联赛,它是日本足球的基石。”

  其三,重视基层足球教练培养。没有合格的基层教练就培养不出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早在1994年,日本足协就提出了培养9000C级资格教练的五年计划,即用5年时间,通过举办各类培训班和考核,为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中小学校和基层足球训练中心培养9000名具有C级资格的足球教练,并通过他们指导各地的青少年学生进行专业化的足球训练。这项由日本足协牵头推动的足球教练资格制度使日本的学校足球社团、地方培训中心和职业俱乐部的青训工作发生了质的飞跃,有效保证了各个级别青少年足球训练的专业化水平。截至20191月,共有注册教练员8.4万人,其中D4.68万人、C2.86万人、B级以上0.77万人。

  其四,日本足协领导有方。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授权,日本足协统一领导全国的足球工作,包括青少年足球工作,文部科学省不干预足协的工作。足协的工作主要包括:一是制定足球发展目标。日本足协推动足球工作的目标并未着眼于参加世界杯或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而是有更高远的目标。他们要求各级足协和足球俱乐部围绕以下三个目标开展工作:通过足球创造更加丰富的体育文化,为全民身心健康和社会发展作贡献;努力普及足球运动,使运动更贴近每个人,创造出让大家幸福的环境;始终保持公平竞赛的精神,促进各国人民友好,为世界和平作贡献。日本足协通过监督考核、经费支持等手段,督促各级足协和日本足球职业联盟(以下简称“J联盟)落实上述目标任务。二是联合地方足协大力加强青少年足球后备人才培养。以学校足球社团、地方足球训练中心、职业足球俱乐部培训学院三部分为基础,建成科学系统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体系,共同负责足球后备人才的培养。日本足协在各地推动建立的足球训练中心,服务当地足球运动普及和优秀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发现与培养,为有天赋的青少年足球人才提供了系统、科学的训练平台,为职业俱乐部和U系列的青少年国家队输送优秀足球人才。三是建立全国统一的校园足球运动员和职业足球运动员注册系统,支持足球运动员在学校和俱乐部之间合理流动。校园足球运动员转会到职业俱乐部,俱乐部要向学校支付补偿费,弥补学校在运动员培养上的付出,鼓励和支持优秀校园足球运动员走上职业化道路。四是指导职业足球俱乐部运营工作。各职业俱乐部严格执行日本足协的要求,紧紧围绕足协确定的目标任务,开展足球运动在幼儿园和各级各类学校的普及推广和学校、社区青少年足球运动训练指导;作为地方社会的一员,积极融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等方式开展国际足球比赛、足球文化交流,积累国际比赛经验,开阔球员视野,传播日本足球文化。甲府枫林足球俱乐部平均每天开展一场走入学校、幼儿园、残障中心和企业的互动活动,企业也积极支持俱乐部发展,最多时一年有750家企业赞助该俱乐部的比赛。大宫松鼠足球俱乐部2018年到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开展足球指导活动116次,与当地企业、社团组织开展互动活动80次,还组织俱乐部球员到街道、社区开展卫生清扫活动。俱乐部融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也在当地培养了大批球迷,每当有足球比赛,当地群众都积极踊跃购票观赛,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助威。

  从J联盟2015年约定和2050年约定也能看出日本足协的影响力和日本全国发展足球运动目标的高度一致。J联盟约定:“2015年,要成世界前十的组织,并达成以下两个目标:热爱足球的大家庭成员(球员及其家庭、足球工作者、注册的球迷)达500万人;日本队成为世界前十的球队。到2050年,为了跟大家一起分享喜悦,要达成以下两个目标:热爱足球的大家庭成员达1000万人;在日本举办世界杯,日本队获得冠军。

  在日本足协的强有力领导和科学、系统、细致的培养体系下,日本青少年足球后备人才的培养质量和数量逐年提高。

  其五,重视足球运动员文化课学习和健全人格培养。日本各年龄段足球运动员的文化课学习均在学校完成。在学校足球社团和足球俱乐部培训学院、足球学校接受训练的学生全都实行“走训制”,使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始终伴随文化知识学习和科学合理的训练。对学习成绩不合格的球员,学校足球社团和各职业俱乐部将不准他们参加训练和比赛,直至文化课成绩合格,以此来倒逼他们重视文化课学习和文化素养提高。俱乐部培训学院和足球学校不仅传授足球技艺,还十分重视球员健全人格的培养,经常对球员进行日常行为规范和礼仪教育、感恩教育、理想信念教育、规则意识教育、包容与拼搏进取精神培养等。比如,静冈县足协要求各俱乐部对运动员进行“尊重”意识和行为规范培养,要求运动员做到:以自己的实力为球队作出贡献,尊重裁判、对方球员、教练等所有相关人员,遵守规则;比赛结束后与对方球队的选手及裁判握手。日本对足球运动员文化课学习和健全人格培养的高度重视,不仅提高了足球运动员的文化素养和对足球运动的理解,而且增强了足球运动员的使命感、责任感、荣誉感,加入国家队并代表国家参加比赛成为多数足球运动员的梦想。

日本发展青少年足球经验的启示

  中日两国文化相近、人种相同、互为近邻,日本发展青少年足球的经验做法值得我们深入学习。当前,我们应当重点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其一,理顺管理体制,强化对全国青少年足球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日本发展青少年足球的经验表明,明确一个职能部门集中统一领导全国的青少年足球工作,是保证全国上下思想统一、政策统一、措施统一、步调一致的根本前提。目前,我国的青少年足球工作分别由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管理。体育部门(包括各级足球管理中心、足协)负责制定青少年足球发展规划,管理各级体校和各年龄段足球队队员的日常训练比赛,组队参加全国运动会、奥运会等重大赛事,存在重训练而轻文化课学习和健全人格培养等问题。教育部门负责制定校园足球发展规划,督促各级各类学校开齐开足足球课,评定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举办全国校园足球夏令营活动、大学生和中学生足球比赛、全国学生运动会,存在重学习轻训练、重普及轻提高、专业教练短缺、高水平比赛机会少等问题。由于体育、教育部门的侧重点不同以及长期各自为政,一方面造成从体校出来的职业球员文化素养低、技战术理解与执行能力差、在重要国际比赛中屡战屡败等问题;另一方面造成校园足球优秀运动员少、运动成绩提升慢、竞赛体系不健全、青少年足球工作一直在低水平徘徊等问题。为克服上述弊端,进一步突出校园足球在促进中国足球持续健康发展中的战略性、基础性地位,鉴于全国县级体育部门已经合并到教育部门的现实,建议国家将全国青少年足球发展工作交由教育部统一领导、集中管理,进一步夯实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责任。

  其二,克服急功近利思想,夯实校园足球发展基础。日本足球近百年的发展历程表明,足球运动水平的提升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可走,必须具有常抓不懈的决心和毅力,久久为功,打持久战。2015年,教育部制定印发了《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5年)》,明确规定了未来5~10年全国在完善和巩固青少年校园足球教学、训练、比赛三大体系的目标任务,是促进校园足球持续健康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应当立足当地实际,坚决贯彻落实,努力实现教会、多练、常赛的目标。一要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建设好“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决不能重数量轻质量、以降低标准去盲目扩大“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范围,坚决夯实校园足球发展根基。二要加大职业俱乐部教练员和优秀足球运动员(包括退役运动员)在中小学足球教师培训、青少年足球训练指导等方面的使用力度,坚决纠正重外教轻本土教练的本末倒置现象,进一步增强本土教练员和球员的责任感、使命感和荣誉感。三要统一全国各年龄段青少年足球课堂教学与课余训练大纲,实现全国同一年龄段青少年校园足球技术统一、风格统一、评价标准统一。四要建立校园足球运动员注册制度和转会补偿机制,促进校园足球运动员合理流动,提高学校建设高水平足球运动队的积极性。五要重新规划设计全国高中足球联赛,增强联赛吸引力、影响力,使全国高中足球联赛成为优秀中学生足球运动员成长成才的阶梯,成为各职业俱乐部和国家青年队选拔后备人才的重要平台。

  其三,实施校园足球教练员资格证制度,提高校园足球教练水平。目前,制约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就是没有足够数量的合格教练。截至2018年底,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万余所,多数没有专业的足球教练,如有的是篮球、田径等项目的教师兼任,缺乏系统的专业培训和学习。建议学习日本经验,实施校园足球教练员资格证制度,用3~5年的时间,首先在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配足配齐合格教练,将小学配备一名中国足协认证的E级教练、初中和高中配备一名D级教练,作为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评定和复核合格的重要条件。这项措施的实施,一可倒逼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加强教练队伍建设,提高足球课堂教学和课余训练质量,二可促进教练员不断学习提高。亚足联和中国足协均规定,持有教练员证书的教练员,如果在有效期内不参加继续教育和上一级别的培训课程,证书则失效。D级到A级资格证的有效期均为4年。

  其四,强化职业俱乐部社会责任,使职业俱乐部、教练员、球员更多地参与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目前,全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共有52家,注册球员2200多人,分别参加中超、中甲、中乙等级的职业联赛。这些俱乐部集中了全国最好的教练和水平最高的足球运动员,应当成为推动中国足球运动普及的重要力量。但与日本的职业俱乐部相比,我国的足球俱乐部和球员普遍缺乏社会责任心和集体荣誉感。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这些俱乐部背后有大企业资金支持,没有生存压力;二是国家体育主管部门和中国足协没有作硬性要求;三是俱乐部管理层和球员的大局意识、担当意识不强。中国足协应认真落实和细化协会章程,明确规定各会员单位、个人和职业俱乐部在促进校园足球运动普及与提高方面的责任与义务,对积极履行义务的会员单位和个人给予表彰和适当奖励;督促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制定公约,约定各俱乐部定期主动走进学校、幼儿园和社区,积极开展青少年足球运动的普及推广和训练指导工作,为促进中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发展作出应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