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最重要的超越是人对自身的超越

——读周士渊的《习惯学》有感

发布日期 : 2019-07-10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清华大学出版社 张立红
  十几年前,我开始关注人工智能的发展。我常常感慨,人工智能看似是解决很多问题的不二良方,但也会或多或少地影响人类在自然界中的状态。如果我们不加以限制,人工智能甚至会在未来取代我们——一如当年我们的祖先在三种黑猩猩中脱颖而出,把其他同类远远甩在了后面。
  刘轩鸿(著有《三国六大家族列传》)说,他中学时代的物理老师曾经说过,机器人只要在围棋上赢不了人类,就不用担心它们取代人类。所以,当2016年人工智能在围棋上战胜韩国“战神”李世石、中国围棋新领袖柯洁后,整个世界震惊了,人类面对人工智能第一次心虚了。如今,它们更加强悍,可以为新闻网站提供简洁而富有逻辑的简讯;可以在dota2中挑战Ti8冠军OG——这是至少那一年世界上所有的dota2玩家都没能做到的事情;甚至可以在网络文学网站上开户,然后给读者们编故事。
  那么,我们凭什么能够保证自己——人类这个 “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的种族最终不会消亡于人工智能呢?有关这方面内容的专业书籍有很多,观点不明确。而对笔者真正有启发的,却是一本与人工智能领域毫无关系的书——周士渊的《习惯学》。
  这本书虽文笔简洁却内容丰富,首先重点介绍书中的一个新词汇——习惯闹钟。什么是习惯闹钟?书中是这么讲的:周士渊是从来不用手机的,这对现代都市的职业人士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有一天,他在太太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我们常用的功能——闹钟。他竟然把这个功能用于培养习惯!每天,定时、定音乐、定提醒,然后准时反思闹钟所代表的习惯的养成情况。书中还配了图——满满的一屏幕,密密麻麻的习惯闹钟。
  根据周士渊的实践,借助这一时尚的智能化工具,原本21天艰难养成一个习惯,变成了轻松地一天同时培养三五个习惯、一个月内养成七八个习惯、一年内养成30~50个习惯。事实上,他本人从2017年11月11日到2018年4月6日的150多天里,极轻松地又养成了100多个小习惯、微习惯!而在这之前,他用了近10年时间养成了168个习惯。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通过《习惯学》中的种种良方培养好习惯,我们将可以和我们创造的人工智能一样,快速而高效地优化我们自身,不断更新。那我们对人工智能还能有什么畏惧呢?它不过是伴随着我们自身一起优化的一个工具而已!
  或许,很多年后,当人类社会中已经充满人工智能,生活愈发绚丽多彩之时,人们回首往昔,还能记得,曾经有一位开创了习惯学的古稀老人,向我们呈现了《人生可以美得如此意外》,并研究让自己脱胎换骨的方法,著成了一部《习惯学》,影响了这个如同脱缰野马般飞速发展的世界。他叫周士渊,他认为自己是清华园败得最惨的人,但他的书令我们明白了人的历史从来都是驾驭工具的历史,而非被工具驾驭的历史。
  我们依旧会期待并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奉献精力,但也依旧会在心底对人工智能有一丝恐惧。周士渊老师的《习惯学》,让我们有了战胜恐惧的希望。我坚信,我们所期待与恐惧的终将被我们自身超越,人类将可以把握人工智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