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四时诗里,与诗美相约

——读蒙曼《品四时之诗》有感

发布日期 : 2019-07-10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荣成市第二十七中学 王迎军
  一曲四时诗,在悠远的时光里,轻吟浅唱最美的韵律。
  惊见诗情之美。静美的暖阳下黄鹂轻啭,热闹的锦官城繁花压枝,漠漠的水田上白鹭飞过,满架蔷薇兀自幽香,一轮明月松间朗照,沁凉的夜色里流萤点点,硕大如席的雪花片片飞落,一炉暖意在心头氤氲。滴翠嫣红间,唯有沉醉。
  景美情亦美。“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的羞怯,是中国人骨子里追求一江水的长情美;寸心难报三春晖,是母慈子孝的亲情美;孤舟一系故园心,是拳拳家国情美;半夜行军金甲不脱的将军,“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热血少年,提剑戍边、战死沙场的果敢男儿,不教胡马度阴山的龙城飞将,是无畏无惧的壮情美。
  帝国太平,心自安乐,岁月在诗歌里怡然静美。
  窥见时代之美。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读诗,可窥见一个时代的风貌。从来没有一个朝代能像大唐一样,繁盛得绚烂多姿、自由恣意。它容得下杜审言夸下的“吾文章当得屈宋做衙官,吾笔当得王羲之北面”的海口,容得下王维“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的不平之气,也容得下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狂放。也从来没有一个朝代,能像大唐这样尊崇诗文,尊崇诗文背后的思想。一句“春城无处不飞花”成就了任人唯贤的佳话;一首《次北固山下》被一代文宗、一代贤相张说挂在政事堂上;一代帝王亲临孔庙膜拜孔子,写下《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的诗篇。这样的胸怀,这样的时代,造就时代气象。
  时代之美,是诗歌之幸,更是民之幸。
  幸见师说之美。做学生,学了很多诗;做教师,也讲了很多诗。和蒙曼老师的四时之诗相比,只觉从来没有学过也没有讲过诗歌,起码没有真正意义上学过和讲过诗歌。回望这一路,诗歌的学与教似乎只有一个字:背。拿过一首诗,背;背不下来,再背。怎样的背诵才能水到渠成?就该是像读《品时之诗》一样吧。一边读蒙曼老师的讲解,一边抑制不住地想去背诵,很多初读晦涩的诗句,在不自觉间已经熟读成诵。
  静心反思,实则是蒙曼老师讲出了诗词之美,讲活了诗词背后的故事,讲透了诗词蕴藉丰富的内涵。一句“轻罗小扇扑流萤”,我只在字面上读到女孩子的活泼顽皮,听了蒙曼老师的讲解后,却恍然“轻罗小扇”和“流萤”都是有象征意义的。秋扇见捐,语自汉成帝的班婕妤失宠后,自比秋扇,写下《怨歌行》。此后,秋扇成了美人失宠的代名词。“流萤”意味着荒凉,意味着人迹罕至。美人面前飞来流萤,意味着美人这里“门前冷落鞍马稀”,让人顿悟诗歌里的意象之韵。这份娓娓道来的讲述,源自蒙曼老师深厚的文化积淀和精准通俗的解读阐释,而这些恰恰是一位教师应该具备的职业素养。
  网络上流行的一首英文诗《你说你喜欢雨》,竟被网友分别翻译成普通版“你说你喜欢雨”、文艺版“你说烟雨微芒”、诗经版“子言慕雨”、离骚版“君乐雨兮”,中国汉字音韵意境之美由此可见一斑。中国是诗歌的国度,诗歌课堂应是充满诗意的殿堂。有幸聆听蒙曼老师的教诲,也有幸还能够在诗歌的教与学里,做一点尝试和改变。诗美课堂,从四时之诗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