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与边塞诗人擦肩而过

发布日期 : 2019-07-03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于晓斌
与大唐辉煌一起值得称道的
最该是苍凉的玉门关
还有那盛名千年的葡萄美酒
那时
一队又一队的军人
将野性的奶子酒盛满夜光杯
在刀光剑影中豪饮
那时
飘扬的猎猎旌旗
来去的车马喧嚣
阵阵的琵琶幽怨
还有漫漫黄沙
都有可能成为
酝酿边塞壮丽诗篇的情感因子
而将士们的肝胆与琴心
汩汩地流进宣纸
左一撇  右一捺
写就大唐边塞军人的气节
那时
北风吹雁 角弓得控
是边塞最流行的音乐格调
羌笛横吹 战甲铿锵
是边塞最振奋的精神
只待一声号角
铁蹄将踏破祁连之雪
剑锋将直指飞将龙城
将士们
让自己的躯体轰轰烈烈地倒下去 腐烂
更让豪迈的精神站起来
永生
那些曾在西域歇脚的边塞诗人们
面对不曾停歇的阵阵驼铃
面对告急的文书或胜利的捷报
紧握瘦瘦的笔杆
用冷酒和热血 
把大唐的胸怀
和将士们的飘零残梦
幻化成一朵朵绚烂的花
写成一首首壮丽的诗篇
《从军行》《出塞》和《凉州词》的曲调
让边塞成为大唐的一个符号
千年西域中的五言绝句、七言律诗
至今在诗的国度里闪烁
现在
狼烟不再  孤烟不直
那残破的都尉府
被炙烤成一段历史
那战功卓著的大宛马
还有寒光闪闪的甲胄剑戟
被锈蚀成一粒粒沙
但胡琴、琵琶与羌笛这三重奏
至今绕梁三日
在玉门春风沐浴之下
在葡萄美酒微醺之下
高适排练的《塞下曲》
岑参栽植的万树梨花
还有那布满故事的孤城和万仞山
生一千年不死
死一千年不倒
倒一千年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