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锦瑟流年里的故园情

——读宗璞《小圃花开,领取而今现在》

发布日期 : 2019-06-12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刘昌宇
  送走春的娇艳,迎来斑斓的夏季。春夏之交,手捧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宗璞的散文集《小圃花开,领取而今现在》(北京时代华文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一股恣意流淌的诗意扑面而来。那馥郁的花香,那深深浅浅的草木秀色,让人顿觉万紫千红的春天并没走远。小圃花开,我心飞翔,赏心悦目里,让我们循着宗璞的笔迹,去共同感知她记忆深处的故园情。
  平生喜爱旅游的宗璞,去过许多地方,但她始终对生她养她的燕园情有独钟。小小的燕园,不仅蕴含北大深厚的人文气息,而且草木葱茏里,也见证了自然风物的诸多美好。在本书中,独具慧眼的宗璞,用清丽婉约的文笔,细腻传神地描绘了燕园的美。那里的一花一草、一石一碑、一霞一云,都凝聚着她对故土深深的眷恋。岁月流转,那庭院的四时风光,总是不动声色地映入眼帘,令人为之惊叹。春天的燕园素雅,粉红的桃花、深紫的藤萝、金黄的连翘,“似乎把春天送到了每人心底”。而到了夏季,红白相间的荷花、青碧的荷叶,则构成了夏日燕园的主基调。至于燕园的秋天,则是充实和丰富的。木槿、紫薇、美人蕉、玉簪花以深浅不一的花色,亮丽着人的双眼,就连那“满地落叶也是金灿灿的,踩上去不由生出无限遐想”。冬日的燕园,亦别有一番韵致。“晴空下的枯树枝丫,房屋轮廓显出各种姿态,像是一幅没有着色、只有线条的钢笔画。”细细品咂这些富有诗意的文字,总有一种故园情结萦绕在心间,感同身受里,也不由得唤起我们对故土魂牵梦萦的思恋。秉持着这种情怀,再去看宗璞那些优美凝练的字句,也就不难理解,她在写那些花草树木的时候,为何总是要给它们赋予一种激昂向上的力量。因为,她对燕园爱得深沉。她写榆叶梅,“总是热闹地上场,花团锦簇,令人振奋”。寥寥数语,便把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呈现在世人面前。她写荷莲,“夏日,一进校门,荷绿满眼,猛然一凉,便把烦恼都抛到校门外了”。纸短意长,夏的热烈奔放瞬间跃然心间。她写藤萝,“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舱,满装生命的酒酿,它张满了帆,在这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它是万花中的一朵,也正是由每一个一朵,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精妙的比喻,把一个游子对故园的依恋之情抒发得格外贴切。总之,从宗璞的诗情画意里,我们透过那些花开花落,不仅领略了大自然的纷繁之美,也从“一岁一枯荣”里,不断感知生命的蓬勃张力。
  宗璞的故园情,不但体现在她对燕园风物的诗意表达上,还彰显在她对亲人的情深意切里。印象最深的,是她对父亲(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弥留之际的描写。冯先生感激地对悉心照顾自己的宗璞说:“小女,你太累了!”简短的话语,汇集了沉甸甸的父爱。而先生对前去看望的同事,却拼尽全力,道出了“中国哲学将来要大放光彩”这句话。美好的寄语,殷殷的家国情怀,读来让人无不动容。宗璞深情地说:“父亲的呆气里有儒家的伟大精神,父亲的仙气里又有道家的豁达洒脱。秉此二气,他穿越了在苦难中奋斗的中国的20世纪。他的一生便是20世纪中国文化的一个篇章。”而她对弟弟的怀念,质朴中同样直击人心。作为航空领域的一名科技工作者,正值中年的弟弟却积劳成疾,永远离开了他深爱的航空事业。回顾他的一生,宗璞骄傲地写道:“往者已矣,小弟一生,从没有‘埋怨’过谁,也没有‘埋怨’过自己,这是他的美德之一。他在病中写的诗中有两句:‘回首悠悠无恨事,丹心一片向将来。’他虽无可以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却有一个普通人认真、勤奋的一生。历史正是由这些人写成的。”
  “小圃花开,领取而今现在”出自宋朝词人朱敦儒《西江月》一词,意思是对自然万物的盛衰荣辱,要抱着去留无意的安然心态,体现出对人对事的悠然自得的境界。宗璞以此为题,作了进一步的升华,提醒我们:在人生前行的路上,不仅要淡看风雨,更要珍存锦瑟流年里的诸多美好,并时时长伴心间。因为,它们就是我们生命中最美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