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粽香萦绕伴高考

发布日期 : 2019-06-06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吴建
  儿时,每近端午节,母亲总要一手牵着我,一手挎一只硕大的竹篮,去那密匝匝疯长的芦苇荡采宽宽的苇叶,回家包粽子。想来是苇叶自然天成的缘故,一经烫煮,既韧且柔。母亲心灵手巧,手指间缠绕几下,便会翻出多种花样:菱角粽、斧头粽、塔式粽……上锅煮熟,那粽子出得汤来,便清香四溢,青翠逼眼,叫人垂涎。母亲采撷苇叶时,怕我一个人站在堤岸上寂寞,总会替我卷只苇叶哨。我将哨放在唇边,轻轻地吹着,清亮的哨声至今回荡在耳边。
  但提起粽子,最令我难忘的,还是30多年前高考前吃粽子的事儿。那一年,我高中毕业准备考大学。可临考之前两个月,我突患重疾,错过了最佳复习时光。痊愈后,心灰意冷的我不想参加高考了。母亲很是焦虑,三番五次地劝我说:“孩儿,不管考上考不上,你一定要去试试。考不上又不是丢人的事,我相信我儿,一定能考上大学!”我不忍心扫母亲的兴,就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准备应试。
  临考前一天,母亲从屋梁上取下那只破旧的竹篮。篮内竟是一扎扎落满灰尘的苇叶。我诧异地问:“哪来的苇叶?”母亲笑笑说:“这是今年端午节时我特意留下的,预备给你包粽子吃,让你‘包中’。”听完母亲的话,我惭愧地低下了头。只见母亲洗掉苇叶上面的灰尘,将其放在盛满清水的水桶里浸泡,然后刷锅、淘米,准备包粽子。
  夏夜,月儿弯弯,萤火点点。吃过晚饭,母亲从桶里捞出苇叶。苇叶经水一泡,几乎和新采的一样青翠。我为母亲摇扇子,驱赶蚊虫,母亲包粽子。她年纪大了,手没有年轻时那么敏捷了,但包的粽子和以前一样精巧、丰满。母亲是那样的认真,一绺白发挂在她清癯的脸庞上,也顾不得捋一下。
  母亲不时催我去睡觉,我却毫无睡意。包到一半时,已近子夜。母亲又一次催促道:“孩儿,快去睡吧,明天还要考试呢。”待我一觉醒来,屋里已漫溢着粽子的清香。吃早饭时,母亲将一串粽子放在我面前,说:“吃粽子吧!粽子就是‘中了’,吃了粽子,心里踏实。”望着母亲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心里一热,泪水悄悄地涌上了眼眸。
  我噙着泪,剥掉粽叶,蘸上红糖,咬了一口,顿时一股香甜沁入我的心田。一样的苇叶、一样的糯米,我却觉得今天的粽子比以往吃过的所有粽子都香、都甜。
  我是吃了母亲包的粽子考进师范大学的。时光悄然过了好多年,如今又近端午节。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事情,但高考前那香甜的粽子,将永远留在我的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