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迷人的旅行

——读金庸、古龙

发布日期 : 2019-04-18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张宗刚
  武侠既然为“成人的童话”,武侠世界便是成人的童话王国。作为成人,一册在手,便可随意进入童话状态,进入陌生又熟悉、神奇而现实的天地。这当然是一件不能拒绝、也无须拒绝的乐事。我喜欢步入其中,一如自由的鸟儿,上下翻飞,左右翱翔,作逍遥游。这是怎样迷人的精神旅行!
  武侠小说有千千万万,武侠作家数以百计,其间不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而金庸、古龙这两巨头真正值得心仪。他们的作品有虚构,有真实,有工笔,有写意,有阳刚,有阴柔,读之荡气回肠,余香满口;其人物体现出的英雄情怀、高尚心志、脱俗人格,确为世间少有。他们不仅写了武与侠,且涉及人性的各方面,充分揭示出人类情感的复杂及内心世界的多样,自有一种感人的力量在。读他们的书,总难免如醉如痴、如癫如狂,仿佛被无形的线牵住了,一直向前走,欲罢不能。从中,我们获得了壮美的宣泄、淋漓的超脱、移情的愉悦和沦肌浃髓般的美感。
  金庸、古龙的作品构思缜密,想象丰富,但又呈现出不同的风格和迥异的气派。金庸笔下有两绝:一为武打,一为言情。其武打千变万化,令人叹为观止;而其言情功夫,更在武打之上。他能将一个个极为普通的男女故事描述得缱绻至极、缠绵万分,且又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显而易见,他也是性情中人。所以,他的作品,不论言情还是武打,均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活灵活现、呼之欲出;再配上错落有致、跌宕起伏的情节,让人不由得为之折腰。作为学贯中西的才子,金庸以不凡的艺术腕力,真正开了新派武侠小说之先河。可以说,中国武侠小说到了金庸,才算真正发展成为一门艺术、一种文化,而与那种不入正流、纯粹的消遣品作别。
  古龙则是构筑迷宫、营造氛围的高手。他的小说世界,整个儿是一个大迷宫世界。他以西洋技法写中国故事,故而文本呈现出鲜明的西化特征和独有的东方神秘主义风采。如果说金庸是一个天才、人才、全才,古龙则实在是一个怪才、鬼才、奇才。金庸作品雍容舒展,于自然中见雄奇;古龙作品峻险凄迷,于奇峭中见乖戾。金庸如盛唐诗人李白、杜甫,其作品汪洋恣肆、气势磅礴,直欲一泻千里;而其行文气势,正仿佛洪七公、郭靖之“降龙十八掌”,浑厚连绵,排山倒海。作为后来者的古龙则像中唐诗人李贺,他的作品幽险奇峭,清冷独拔,不胜凄迷之至;他绕过了大师的影子,逸出了前辈的光圈,另立山头,别开生面,武侠小说面貌到他手中焕然一新。古龙的章法又仿佛陆小凤之“灵犀一指”,四两拨千斤,以奇巧取胜,以新异见长。
  人物是小说的灵魂。金庸笔下的人物,如郭靖、黄蓉、洪七公、周伯通、乔峰、段誉、虚竹、胡斐、陈家洛、张无忌、令狐冲、袁承志、杨过等,早已人尽皆知;同样,古龙笔下的小鱼儿、花无缺、燕南天、陆小凤、李寻欢、楚留香、胡铁花、花满楼、西门吹雪、傅红雪等,也深入人心。可以说,金庸、古龙提供的这些英雄的标本和样板,使中国新文学的人物画廊变得丰满了。作为武侠巨擘,金庸、古龙自然各有千秋。我觉得,他们的不少作品完全可以划入世界名著之列,而他们二人完全可以称得上世界级通俗小说大师,至少不在法国的大仲马之下。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双峰并峙,壮美无俦。
  美哉,金庸、古龙;妙哉,武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