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苏醒的春天

发布日期 : 2019-04-12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张振国
  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咏柳》中有这样的诗句:“二月春风似剪刀。”是的,随着阵阵春风拂面,蜷缩一冬的春揉揉蒙眬的睡眼,渐渐苏醒。
  春风轻吻着脸颊,虽有微寒的感觉,却吹绿了万物。二三月里,杨柳早有绿意,冰雪开始消融,风中添了花香,天地一派祥和景象。
  “春来草木知。”醒来的春天,草木率先吐绿。我常在小区附近的河堤上漫步,两岸有青翠的松柏,更有一片片杨柳。在明媚的初阳里,端详一棵柳树舒展矜持的腰肢,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它绿丝绦般的枝条,仿佛舞女的裙裾在春风里飘荡。置身其中,有和它一起跳曼妙舞蹈的冲动。
  小河里的冰开始融化,冰面越来越薄,断裂的瞬间和水融为一体,分不清谁是谁了。
  在春风中盛开的花儿,要数迎春最早了。唐朝诗人白居易曾写诗赞美迎春花:“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迎春花三五朵零星地开放在春天的枝头,迫不及待地向人们报告春的讯息。它嫩黄的花瓣像一把把黄色的小伞,被棕色的枝丫擎在空中。
  春天有杨柳依依、小河初融、迎春花香,惹人怜爱。在乡下田野里,更有一番别致的景象,让人顿生对春的赞美:麦苗返青,燕子北归,农人耕作,新翻泥土的气息伴着花香,沁人心脾。天地间正为一片欣欣向荣的农忙景象做着序曲。
  春天,林间冬眠的小动物也会陆续苏醒。一条条蚯蚓从泥土里舒展着润湿的身子,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偶尔也有北归的家燕箭一般掠过田埂,一会儿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商量春日的计划,一会儿又衔来春泥筑牢自己的巢穴。
  微闭双眼一动不动地站立林间,会感觉身体被春包围。你不敢伸手触摸细细的枝丫,也不敢用力踩踏脚下微湿的泥土,生怕会碰坏、踩丢了刚刚醒来的春天。
  苏醒的春天尽情地舒展腰肢,尽情地享受一切。随后,春在布谷鸟的声声鸣唱中走向深处。待到百花盛开,多情的金蝉准会带她迎接款款而来的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