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班旗的故事

发布日期 : 2018-11-12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山东省实验中学东校区 王玲弟
  故事发生在3年前。那是一个秋日的黄昏,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我迎着晚霞驾车回家。快到家时,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把车慢慢地停靠在路边,接起电话。
  电话是班长余波打来的。“老师,下午运动会入场式彩排完了之后,咱班的旗手见其他班的班旗很上档次,”余波语速很快地说,“嫌咱班的太寒碜,明天不愿参加了。同学们对这件事都议论纷纷。”我略作思考后对余波说:“这样吧,晚上我再给同学们开个小班会。”“好,老师。您可一定要来!”余波如释重负地挂了电话。
  晚上7:50,离第一节晚自习结束还有20分钟时,我推门进了教室。我站上讲台,环视四周,说:“打扰大家一下,咱们开个小班会。”学生们齐刷刷地抬起头,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班会?下午不是开过了?
  我用柔和的声音说:“咱们说说班旗的事。下午彩排时,有的同学觉得咱班的班旗有点儿寒碜。”学生中有人微微点头,对“寒碜”表示认可。“我对同学们的感受十分理解,这是有班级情感的体现。只有爱35班,我们才能为她或自豪或惭愧或欢欣或难过。”
  我平静地继续说:“咱们接下来讨论几个问题吧。第一个:班旗还来得及重新做吗?” “来不及了。”几名学生不约而同地回答。“对。这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既然无法改变,就要选择坦然面对或无视它。为洒掉的牛奶难过,于事无补啊。”
  “第二个问题:运动会是班旗比赛吗?”我接着问。“当然不是。”更多的学生回应我。“对。班旗只是运动会的一个次要因素,即使不出色也不影响大局。但若你把它看得过重,它就会影响大局。”学生们都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第三个问题:运动会上的成绩靠班旗取得吗?”“当然不是。”学生们边笑边回答,教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烈起来。 “在运动会上取得好成绩靠的是实力。靠的是双腿,靠的是双手。”不等我开口,学生们就给出了答案。这时,下课铃声响起。我看见,担当旗手的三名女生兴奋得脸都红了。
  第二天上午8点,运动会开幕式准时开始。伴随着第一声发令枪响,比赛一项紧跟一项密集开始。100米预赛、200米预赛、400米预赛,800米决赛、1500米决赛,我们班都有选手入围。每当有我们班选手参加的比赛项目,看台上我们班所在的位置就成了欢乐的海洋,呐喊助威声、锣鼓声,声声震耳。
  随着比赛的进行,田径赛场不断传来好消息:李霖获得跳高第一名,吴启路获得男子三级跳第一名,张圆圆获得女子三级跳第二名。女子瑞典式接力,刘青、齐若、董文、朱霓四个女孩交接棒顺利,最终获得高三女子组第一名。而男子瑞典式接力赛堪称惊心动魄,我班最终实现完美超越!
  刘晓哲在最外侧跑道跑第一棒,交棒时排在第五名。第二棒是班长余波。他前半圈越过了一个人,到后半圈快结束时,在操场东南角的弯道处连超两人。第三棒是李城,我们班的体育委员。身着蓝色运动衫的他像一支离弦的箭,又超一人,排在第一位,把交接棒递给了等待已久的吴启路。吴启路将领先优势保持到了最后。
  看到这些,我们班所有学生都激动得站起来挥舞着臂膀,竭尽全力地呐喊。连一向庄重的我也跳跃着,挥舞双手为运动员加油助威。此刻,插在看台前栏杆上的班旗随风飘扬,每当被风吹得平展时,“三五”二字就被阳光照得金灿灿的。
  最终,我们班在高中最后一次运动会中以121分的总成绩获得高三级部第一名。“咔嚓”,一张集体合影照定格了这一美好瞬间!照片上,总成绩第一的锦旗在正中心,被两名男生一左一右抻着,每张年轻的脸庞都灿烂如花,最后排是李城高高举起的班旗。班旗在下午的轻风中展开得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