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犁作品中的女性人物形象分析

发布日期 : 2018-10-23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张莉

  当代著名作家孙犁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影响重大的“荷花淀派”的开山鼻祖,其作品《荷花淀》《芦花荡》《报纸的故事》等被中小学语文教材选入,教育了一代又一代学生,产生了深远影响。

  孙犁的作品有一个显著特点:在人物形象的塑造方面,特别注重对农村妇女形象的刻画,不少作品是以女性为主人公的。纵观孙犁小说里的众多女性,她们面目各异,各具丰姿。从人的本质方面来看,可以将其女性形象大致归为3种类型:正面人物、反面人物、中间人物。孙犁小说这种独具风格的女性形象,不管是属于哪种类型都不乏成功的范例。

  一、正面人物形象分析

  正面人物形象有:短篇小说《荷花淀》及其续篇《嘱咐》里的水生嫂,《山地回忆》中的妞儿,《婚姻》中的如意;中篇小说《村歌》里的香菊和双眉,《铁木前传》中的九儿;长篇小说《风云初记》中的秋分、春儿、李佩钟,等等。这些众多的正面女性,有贤妻良母型的,如水生嫂、李佩钟等人。在抗日战争年代,她们或关心、救护战士,或走出家门参加革命实践,或挂念远方征战的亲人,或体贴、理解、支持自己的丈夫或者家人参军参战,或积极为部队做好后勤生产,入识字班学知识。也有坚贞不渝地追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农村姑娘,比如如意、多儿等人。这类人物形象塑造得最丰富、最生动,也最成功。同时,在她们身上又鲜明地体现着中华民族新的历史时期纯真的人情美和人性美。

  在作者笔下,处于战争年代的正面女性个个都坚贞美丽、活泼可爱。她们对自己的亲人或战士温柔多情、细致体贴,对待敌人却英勇、顽强。她们不怕艰难,不畏牺牲,主动承担起生活和战斗的双重责任,显示出新型女性的本色。短篇小说《荷花淀》及其续篇《嘱咐》中的水生嫂尤为典型。她心灵手巧,勤劳能干,通情达理。小说在塑造这一人物形象时,重在内心精神世界的描写,笔法细腻、委婉含蓄。语言极具个性,有关的动作描写也精妙独到。因此,可以说水生嫂是真正意义上的典型形象。

  《风云初记》中的李佩钟是孙犁笔下难得的知识女性形象。她出身于封建家庭,又嫁入封建家庭,但她勇猛地冲击双重的封建枷锁,毅然投身到革命阵营,积极参加抗战。她几次与自己的公公爹和生身父亲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扩大了革命的影响,最后在战争中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尽管这个女性形象在自身性格上存在某些弱点,但她终究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毋庸置疑,孙犁同样是怀着“崇拜的心情”进行刻画的,因此读起来使人倍感钦佩。

  而在中篇小说《村歌》中,孙犁又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在土改时期的正面典型女性形象双眉。作者笔下的双眉是一个清新、单纯的女孩子。她倔强好胜、活泼开朗,“别人一天都卸个半布,她一天却能卸三个”。此外,她还很有艺术天赋。当然,她开始时也有缺点——好“强迫命令”,加上她好打扮的天性,很惹县妇救会王同志的讨厌,连互助组都不让她参加。后来还是在区长的劝说下,才允许双眉成立了由落后分子组成的互助组,还被王同志讽刺为模范组。经过努力,双眉把这个最差的互助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模范组。这时,双眉总算得到了大家(王同志除外)的认可。当她被选为妇女干部后,更是带头领导妇女积极地干。后来,出于慰问部队的需要,县里成立了剧团,她的艺术天分得以充分施展,成为一个不可多得的能人。正如文中众人所言的那样:“双眉就是行,能文能武。”“就是男人,有多少比得上!”尤其让人感叹的是,她不仅能帮助别人纠正缺点,能听进中肯的批评意见,而且能充分地正视自己。她说:“我觉得我在工作上,比起你们(指村里的男性干部)里面一些人不弱!”“就凭这次复查,我自己觉着就够入党条件!”还有,她在集体利益可能受损失的情况下,抛开世俗偏见,深更半夜主动帮助别人去为牲口接生。这在当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孙犁用清丽晓畅的语言、抒情的笔调为我们展示出一个个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让笔下的女主人公多层次、多侧面地展现出来,从而使双眉这一女性形象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堪称典型。

  在孙犁的小说中,以女性主人公追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为主要内容的作品很少,除了《正月》,大概就是《婚姻》了。前者写了一个担任妇女主任一职时间不长的女孩多儿的婚事。多儿是经过区长牵线搭桥后找到满意的丈夫的,并且在双方的亲人、群众的欢送下喜结良缘。从多儿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的女性彻底从过去延续数千年的附庸地位中解放出来。而《婚姻》中的女主人公如意,在追求自己的婚姻自主权利时却遭到了以区委干部为首的众人的反对,甚至连心心相印的恋人在众人的舆论下也打起了退堂鼓。但是,如意毕竟是在解放区生活成长的一代新人,是早就觉醒了的女性。因此,她在恋爱对象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你要是真心和我好,就什么也不要怕!我们到县里去说理。我不信,抗战8年多,换不来个婚姻自由!”是的,如果不是成长在共产党、八路军建立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解放区,女性永远不会产生这种全新的婚姻观念。

  二、反面人物形象分析

  反面人物形象主要有:短篇小说《瓜的故事》里的馋懒斜,《懒马的故事》中的懒马,《走出以后》中的婆婆,《女保管》中的陈春玉;中篇小说《村歌》里的县妇救会王同志、小黄犁,《铁木前传》里的黎大傻的老婆;长篇小说《风云初记》里的俗儿和田大瞎子的婆娘。这些人物都是作者塑造的反面人物,虽然她们都属坏人,但性格特点各有千秋,给人毫无雷同之感。她们当中,有的好吃懒做,如馋懒斜;有的自私落后,如小五儿和小黄犁;有的道德败坏,如老尼姑、俗儿,等等。读后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些反面人物塑造得也较成功。比如,长篇小说《风云初记》中的俗儿。她水性杨花,道德堕落。在抗日战争初期,她沽名钓誉,混进了妇女工作队;待到露出“庐山真面目”后,她就直接与汉奸串通一气,对春儿造谣、诽谤,想方设法破坏村里的抗日工作,最终受到了严惩。作为封建社会的残渣余孽,她比较典型。孙犁把她塑造得很逼真,让人觉得真实可信。

  三、中间人物形象分析

  孙犁的作品中居于中间的女性人物形象最少,有中篇小说《村歌》里的大顺义以及《铁木前传》里的小满儿等。这类女性既有普通人那种向往美好生活的天性,自身又有严重的缺点。这一类人物比较少,但是,在现代文学史上,她们的意义非常重大。

  孙犁的中篇代表作《铁木前传》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中间人物小满儿。这是一个性格十分复杂的人物。她长得妩媚动人。她比较能忍,当她无辜受到别人侮辱时,也不愿意让姐姐出手替自己出气,而是把姐姐手里的棍子都给拦住。她还很会说话,当干部们要改造她时,被派去和她谈话的人最后总被她的言谈举止软化。她聪明能干又多才,但生活比较放荡。她没有亲人,她的养母和后姐又都属于那种不走正路之流,这些使她很沮丧。作为正值芳龄的女孩,小满儿似乎比一般同龄女子更加渴望真正的爱情,但她已为人妻。由于她的婚姻全由家人一手包办,与丈夫根本就谈不上感情,因此她不愿意回婆家,只想滞留他地,无所顾忌地抛掷自己的青春年华,希冀真正的知心人出现。因此,当她和六儿之间的感情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后,她就认真地说:“你和我交情不在吃穿上面!”但是小满儿自己缺乏进取心,自甘堕落,只想在感官的享乐中得过且过。当驻村干部帮助改变她时,她却百般逃脱,甚至到了装神弄鬼的地步。这让人感到惋惜,更让人觉得可恶。和其他女性形象比较起来,小满儿可以说是一个性格最为复杂的人物,是孙犁刻画的一系列女性形象中最典型的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