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小时候不妨“很傻很天真”

发布日期 : 2018-10-09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冯仕猛

  朱熹是南宋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格物致知”体现了朱熹治学的基本思想。朱熹的格物致知、穷尽物理的治学观点也符合现代人的认识规律。朱熹格物致知治学方法强调小时候从小事情、从自己身边的事情去感知这个世界。即首先要对身边的事物感兴趣,追其变换之源、运行之理,然后再逐步探讨大事情的变换之机。他强调,学习是积累的过程,先把一点点看起来很小的事情弄明白,然后才能实现不同知识点之间的贯通,形成对这个世界的独到见解。他反对没有积累、靠所谓的“悟性”一下子通晓天下大事的思想。没有积累,人不可能某一天突然顿悟宇宙中的一切玄机。
  在南宋时期,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天就是“天”,没有人天真傻傻地想“天”究竟是什么、它的边界在哪里。但朱熹“很傻很天真”,自五六岁起便烦恼“天地四边之外,是什么物事?见人说四方无边,某思量也须有个尽处。如这壁相似,壁后也须有什么物事。其时思量得几乎成病。到而今也未知那壁后是何物”。虽然朱熹到老都没有画出“天”的边界,但正是他对“苍天”的追问启发了对“天”起源的思考:“天地初间,只是阴阳二气。这一个气运行,磨来磨去,磨得急了,便拶许多渣滓;里面无出处,便结成个地在中央。气之清者便为天,为日月,为星辰,只在外常周环运转。地便只在中央不动,于是在下。”
  朱熹的这一论述在当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其见识已经把当时人类认知甩出几条大街,也让今天许多学了物理知识的人汗颜。无独有偶,近代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经说道:“我小时候很蠢,当别人都想当然地知道时间和空间是何物的时候,我却傻傻的不知道时间、空间是什么,我就一直想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对这些看起来很简单“很傻和很天真”的问题的思考,终使爱因斯坦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对人类文明进程作出了非常伟大的贡献。
  让学生小时候的学习“很傻很天真”,这是朱熹治学的特色,也是一些西方国家在文化教育中所重视的。西方小学教育并没有给小孩太多的知识灌输,而是教会学生看事之道、处事之道。他们的小学老师,其作用就是想方设法把孩子的眼光引向书本外的世界,让他们学会欣赏书本外的一切,追问它们存在的道理,努力培养他们对周围世界的好奇心和不同感知。他们的小学教育,给孩子的作业一般没有标准答案,而是鼓励小孩思考一些身边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傻傻”的问题,让他们充分地发挥主观能动性。思考和推究这些“傻傻”的问题,能让他们看到这个世界的有趣。这个世界有趣,才能引导孩子们大胆地对这个世界有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想象。“很傻很天真”的人,才有可能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让孩子们从小保持一颗童心看待他们的世界,鼓励他们思考一些“傻傻”的问题,这是朱熹治学思想给我们的启发,也是培养创新型思维的起点。一颗“童心”,往往会带来对这个世界全新的解读,朱熹如此,爱因斯坦如此。过早抹掉孩子们的童心,有可能毁掉一个未来真正的天才。
  (摘自2018年7月10日《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