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鸡肠子草”的启示

发布日期 : 2018-08-09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李长菊
  那天,我去麦地里锄草。一个冬天没有下雪,地很干硬。因为干硬,麦子似乎也不想从冬眠中醒来。小麦的叶子边缘部分还是枯黄的,没有一点要生长的意思。地里的杂草很多,其中有一种很柔弱的杂草惹人注目。有的杂草长在麦子根部,有的就长在麦垄之间。但不管它们长在哪里,都能被人轻易地锄下来。
  我拿起这种草仔细看,发现这就是往年我用好多时间去对付的一种名叫“鸡肠子”的杂草。往年,我锄草的时间要比现在晚很多。那时候,麦子已经开始生长,小麦叶子舒展开来,遮住了麦垄,也遮住了里面的鸡肠子草,所以锄起来就很难了。往往是麦垄里的杂草锄掉了,躲在麦子根部的却隐蔽起来。等麦子长到一尺多高了,它们就像柔软的鸡肠子似的,从底下窜了出来,覆盖在麦子的顶部,与麦子抢阳光。如果不及时拔掉,它们就会在麦子顶部形成一张网;而麦子就会被这张网扣在下面,无法得到更多的阳光,当然也就无法正常生长。所以,鸡肠子草成了麦子的大敌,我们必须拔掉它。只是这鸡肠子狡猾得很,如果我们不斩草除根,就会后患无穷。
  我一边锄草,一边庆幸自己比往年来得早。看来,不是鸡肠子草不好对付,而是我没有把握好最佳时机。如果找准时机,就会事半功倍。
  这时,我不由得想到了孩子阅读习惯的养成。幼年时期,正是培养孩子良好阅读习惯的大好时机。幼儿时期的孩子对父母依恋的程度高,如果父母经常给孩子讲故事、读故事,他们就很容易养成倾听的习惯。而倾听的习惯,对于后期形成阅读习惯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倾听习惯的养成,就无法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在儿子很小的时候,我就给他讲故事。我讲的故事都是自己编造的。我们躺在床上,我讲,他听。往往是我讲了一个小时,他还要听。后来,随着他听故事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只好拿出故事书来读。一开始,儿子是不接受故事书的。他就说:“我不听这个,还是你讲的故事好。”我就说:“这里面的故事更好听!如果你不信,听一听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试着开始给他读故事。我读了《睡前故事集》《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以及各种绘本。儿子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读书还需要我的帮助。但是到了二年级下学期,他就能独立阅读了。我买了一些书,给他读。到了二年级的暑假,他看了杨红樱的系列丛书。后来,他又迷上了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系列。现在,他自己去图书馆选书,喜欢什么就读什么,不需要我指导。
  由于有了大量的阅读,孩子从来不为写作文发愁。对他来说,四五百字的文章写起来很轻松。最重要的是,孩子对阅读的兴趣持续升高。有时候,因为没有时间读课外书,他竟然急得哭起来。
  时机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等孩子大了,不再依恋父母了,迷上游戏、电视、手机了,父母再去培养他的阅读习惯,就太晚了。就像麦子开始生长了之后再去拔鸡肠子草,只能事倍功半。
  所以,在孩子的幼年时期,做父母的别嫌孩子依恋你们。这正是培养他阅读的最佳时期。你们一定要放下手机,离开电脑,给孩子讲故事。否则,你们会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