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家长要在阅读方面给孩子做出榜样

——访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

发布日期 : 2018-05-20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杜园春 孙山 
  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了2017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国民阅读调查已经进行了15次,我国国民阅读情况呈现怎样的变化?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研究员魏玉山。
  记者:回顾历年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您感觉有什么变化?
  魏玉山:变化很大。第一,党和政府对阅读的重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06年,中宣部等部门发动了一个全民阅读的倡议,自此,每年地方政府才组织开展阅读活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提到了“全民阅读”。
  第二,相关法律越来越完善。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以及即将出台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第三,数字阅读取得了很大的发展。2008年,我们第一次统计的数字化阅读率为24.5%,2017年已经达到73.0%。数字阅读在形式、介质上也呈现多元化。其他媒介阅读的情况,纸质图书阅读呈现“U”形变化,在2005年达到了谷底,40.0%的水平,2006年开始回升;报纸和期刊均走了下行线。图书的阅读量近几年变化不大,基本在人均5本左右。
  记者:报告显示,我国农村居民阅读情况较城镇居民还有一定差距,农村阅读推广存在什么困难?
  魏玉山:目前在农村做阅读推广活动难度很大。第一,农村人口比较分散,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第二,阅读需要一定资金和时间,但在村民中,特别是在农村青年当中,这两点都还欠缺。青年是阅读的主力,但农村青年大多外出谋生,导致了农村整体阅读程度和城市之间有较大差距。
  这次调查的发现也提示我们,未来阅读推广活动要一步步向农村延伸,把阅读推广活动有步骤、有计划地向基层转移。比如在北京等大城市,就可以将阅读活动向区县转移。
  记者:农村阅读推广方面还需要哪些努力?
  魏玉山:农村其实是有阅读需求的,现在很多农村地区有农家书屋,但书屋管理者对阅读推广活动的理解、重视度不够。我希望能培养农村的阅读推广队伍。现在农村地区的家长普遍开始重视孩子的阅读了,如果通过学校教师、回乡的大学生,将课外班和阅读结合起来,把技能学习和阅读学习相结合,会产生很大影响。
  农家书屋使用效果不好,主要原因在于农家书屋的管理员队伍没有整体的政策安排、统一的资金保障。现在的农家书屋管理员队伍大致分为这样几类:一类是由乡村的官员兼职担任,如书记、村主任或大学生村官;一类是由一些乡村的热心人士负责,比如退休回乡的职工;还有一类,是将农村书屋管理员和残疾人就业相结合。
  我前年到英国北部城市斯德灵做全民阅读调查。我去的社区大约有2000人,整体人口规模和我国一些农村差不多,书屋有300~400平方米,有固定的5名书屋图书管理员,两班倒,24小时全天开放,完全依靠财政投入。这个书屋的运营就非常成熟了。因此,我认为我国需要在农村书屋的运营上做一些投入。我们要对“软环境”的建设更加重视,否则农村书屋建起来但利用效果不佳,也是一种资源浪费。
  记者:您认为青少年人群的阅读应该被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魏玉山: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他们的阅读非常重要。国家的发展取决于青少年,取决于他们的自我学习能力,而自我学习能力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阅读。也因此,很多国家将青少年阅读作为一个与教育同等重要的事项来对待。
  记者: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0~8周岁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比2016年略有下降,您认为这个年龄段孩子的阅读兴趣该如何培养?
  魏玉山:0~8周岁是孩子的阅读习惯、阅读能力培养的关键时期。都说“三岁看老”,在8岁开始培养可能就已经晚了。只有在小时候养成看书的习惯,以后才会主动找书、看书。
  这个阶段孩子阅读习惯的养成,受家长的影响非常大。他们这时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与家长相处。如果家长一直看手机、玩游戏、玩电脑甚至打麻将,却让孩子看书,孩子的心理也不会平衡。
(摘自2018年4月24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