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平凡世界的不平凡人生

——评《平凡的世界》

发布日期 : 2018-04-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于永梅
  太阳每天东升西落,四季轮回,忙忙碌碌的人们在寒来暑往的日子里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然而,就在这看似寻常的外衣之下,有一个灵魂却在经历他不平凡的人生。
走遍天下书为侣
  孙少平这个心中有梦、敢闯敢做的男子汉,从离开双水村的那一刻,就想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因为他不甘心一辈子做农民。
  来到黄原后,面对从未有过的机遇和挑战,少平选择了勇敢地留下来。从此,东关桥头成了他常去寻找工作的场所。少平与其他揽工汉最大的不同是他酷爱读书,他白天在工地上扛石头,后背痛得难以忍受,晚上只能趴着睡觉。当他从破箱子里翻出从贾老师那里借来的《牛虻》后,马上忘情地读起来,早已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即使到了后来,在大牙湾煤矿上工等待放头茬炮时,工人们闲着没事,在井下又不能抽烟,总得寻找某种消遣方式,最好的消遣方式当然是议论女人。通常这个时候,少平总是把随身带下井的一本《红与黑》在黑暗中翻到折页的地方,然后借用手中的矿灯光,一声不吭地看起来。人处在这种默默奋斗的状态,精神就会从琐碎生活中得到升华。
  一个人书读得多了就能明白事理,遇事便会沉着冷静。走遍天下书为侣,不错的。让我们捧起书去闻嗅啜饮其中的甘露吧!
高山流水遇知音
  她来了,像一股清风、一缕阳光,驱散了少平心头缭乱的云雾。美丽大方、才华出众、富有进取心的省委书记的女儿田晓霞带着对少平的爱款款而来。她的出现就像指路的明灯,照亮了少平的前程。
  地位的悬殊、身份的差别并没有让少平在爱情面前退缩。共同的追求以及对生活的挚爱促使少平和晓霞走到了一起。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水灾,让这对恋人阴阳两隔。当少平从报纸上看到晓霞牺牲的消息后,一下把右手的4个指头塞进嘴巴,用牙齿狠狠咬着,脸可怕地抽搐成一种怪模样。他收起自动伞,在大雨中奔向二级平台的铁道。他疯狂地越过选煤楼,沿着铁路向东面奔跑。他任凭雨水在头上脸上身上漫流,两条腿一直狂奔。他一直奔跑到心力衰竭,然后倒在了铁道旁的一个泥水洼里。
  少平伏在泥水中,绝望地呻吟着。大雨在头顶哗哗浇泼,满天黑色的云朵潮水般向北涌去。铁道那面的黑水河,发出呜咽似的声响。不知过了多久,当少平满身泥浆返回宿舍时,那神态已经完全像一个疯子或纯粹的白痴。同宿舍的人看到他这副样子,都被吓住了,谁也没敢问他个长短。
  翻开晓霞的日记,更让少平不能自已。日记中这样写道:“时时想念我那‘掏炭的男人’。这想念像甘甜的美酒一样令人沉醉。爱情对我虽是‘初见端倪’,但已使我一洗尘泥,飘飘欲仙了。我放纵我的天性,相信爱情能给予人创造的力量。我为我的‘掏炭丈夫’感到骄傲。”
  晓霞虽然走了,但是少平依然信守承诺,独自一人前往古塔山后面的杜梨树下。
长恨情归无觅处
  普通人都想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安逸地生活。当别人都在挖空心思调离大牙湾煤矿时,少平却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这种超乎常人的做法,无不让人动容。 他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为了救一个醉酒的工友导致毁容,起先他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把镜子摔得粉碎。然而,当仲平提出要动用父亲的关系把他调离大牙湾煤矿时,他委婉地拒绝了,并对兰香调侃“我这副尊容,生活在这里,实在对不起这么漂亮的城市!漂亮的地方应该让漂亮的人们生活”。
  我们在为少平的不幸感到惋惜之余,又为他明智的抉择点赞。大牙湾的煤是黑的,但少平的心是亮的。 年仅27岁的少平,这个从双水村走出来的娃娃,从东关桥头的揽工汉做起,在曹书记和晓霞的帮助下,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正式工,生活对他已是最大的恩惠,人不能太贪婪。他舍不得大牙湾煤矿,或许因为那里还有他的一份责任,惠英嫂、明明还有小黑子正在翘首期盼他的归来呢! 《平凡的世界》,不平凡的人生,人们为了生活不停地奔走。多少年过去了,还是这个样子。冬去春来,周而复始,亘古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