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母亲的麻花

发布日期 : 2018-03-08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黄欣
  夜幕降临,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沉重脚步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刚走进楼道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是花生油预热后炸年货的香味。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家门,看到母亲站在灶台前正向儿子讲授她最拿手的制作麻花的手艺,儿子则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姥姥灵巧的双手在案板上做出一个个灵动的面艺。就在这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儿时围坐在母亲身旁的时光,吃着很香的饭菜,还有开心的笑容……
  记得小时候,我们总是围坐在母亲身旁看她准备年货。母亲做面食的手艺很精,我会抬起小脑袋专注地看母亲将这些无形的面团神奇地变成各种我心中的美食:炸麻花、炸麻叶、蒸枣卷、蒸小刺猬、蒸小兔子等。幼时的我总觉得母亲有一双神奇的手,这了不起的手艺让我成为最幸福的孩子!我争着吵着要和母亲一起完成……
  “放心吧,妈妈。瞧我的大变面团!”我马不停蹄地操作起来。母亲一步步教我做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根麻花。母亲为我竖起大拇指,开心地指着我的作品说:“哈哈,今天的这个大‘油条’我来吃!”我和母亲相拥在一起,咬一口甜香酥脆的麻花,笑声萦绕耳畔。
  时光荏苒,后来我外出读书,身在异乡总能想起和母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那一日,我收到母亲寄来的快递。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面前是一箱金黄香甜的麻花,摆得整整齐齐,连缝隙都塞上了“小小辫子”。和室友们吃着母亲亲手做的麻花而得到她们由衷赞美的时候,我发觉自己拥有的来自妈妈面食手艺的幸福感原来是如此与众不同。这些捧在手心里的金黄麻花,卷出的是时节变换,是周末放假母亲电话那头的叮嘱;是母亲在阳台上的眺望,透过树荫能看到她焦急的双眼;是父母对儿女的期盼和祝福。于是,每到放寒假,我总是早早收拾好行李,迫不及待地往家赶。回到家,再像小时候那样,和母亲一起和面、打鸡蛋、卷麻花……
  现在不同儿时,我有了女儿、母亲、老师等身份,每天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放在了忙碌的工作、家庭中。每次回家,也只是像歌词里说的那样,“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只能时不时打个电话回家,问候一下二老,知道他们安好、健康,心里就很欣慰。打个电话给母亲,对她说:“妈,节日快乐!”听她在电话那端呵呵地笑,听她在电话那端嘱咐我“上班多穿件衣服,别感冒了”,心里暖暖的。而我再也没有机会安心坐下来,和母亲一起卷麻花、说心事,这一直是我心里的小遗憾。
  思绪还在飞舞,儿子已经端着炸好的金灿灿的大麻花,兴奋地走出厨房一摇一摆地告诉大家:“麻花出锅喽,快来尝尝吧!”这一呼唤一下将我拉回了此时的幸福,不知你是否闻到了爱的味道?当我们一人一根吃下去的时候,全是满满的家味,全是浓浓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