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农村学校办学水平

发布日期 : 2018-02-22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编者按: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重在提高农村学校的办学水平,缩小其与城区优质学校的差距。当前,造成这种差距或者说影响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硬件方面的,也有软件方面的,最关键的是软件方面的,主要是校长和教师队伍的素质、能力与水平。特别是如何尽快提升农村学校教师队伍水平,是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也是解决难度最大的问题。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在全面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时强调要建好建强乡村教师队伍。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整体设计,切实解决教师“下得去,留得住”的问题,实现农村学校教师队伍建设的良性循环。只有农村学校教师队伍不再成为学校发展的制约因素,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才会有牢固的基础。

记 者观察

   

如何补齐农村学校师资“短板”

本报记者 廉德忠

  要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 真正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必须切实提高农村学校办学质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近年来各地在加强农村学校硬件建设、教育教学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对提高乡村中小学教育教学质量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现有农村学校师资仍然是制约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一块急需补齐的“短板”。

  

农村学校师资因何成为“短板”?

  

  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一些长期难以解决的教育老大难问题逐渐被破解,而农村学校师资因何成了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短板”?其一,下不去。从2014年开始,山东省对城乡学校按照同一标准核定教师编制,相对提高了农村学校教师编制比例,为农村学校补充教师提供了依据。但是,记者了解到,各地虽然相继建立了教师补充机制,但是年轻教师不愿到农村任教,现任教师又由于种种原因很难调剂到乡村学校,师资成为乡村小学发展的掣肘。其二,留不住。由于城乡差异依然存在,乡村教师向往条件更好的城区学校,人力资源单向流动现象突出,致使农村学校教师队伍整体水平严重下降,拉大了城乡之间、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之间教育教学质量的差距。有位农村学校校长告诉记者,目前情况下,一些农村学校实际上成了优秀教师的实习基地和培养基地,新进的教师少则两三年,多则三五年,一旦崭露头角,要么跳槽、转行,要么被条件更好的学校“挖走”。以他所在学校为例,来到这所学校任职后,他用23年时间着力培养了几名基础较好的教师。他们刚刚有了点名气,2017年秋季开学就被教体局抽调到城区学校。他觉得,这对学校和乡村教育损失很大,这样做有悖于城乡均衡发展的导向。作为校长,他感到非常困惑。其三,提升难。有位2017年入职的年轻教师告诉记者,像他一样的大学毕业生一招录就直接到工作岗位,教学任务重,工作量大。他们既缺乏经验,又缺乏“高人”指点,所以很多情况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教育管理和教学水平很难有实质性进步和提升。他所在学校的校长说,在学校里他们是新鲜血液,水平最高。有位教师告诉记者,在农村学校,教研气氛不是很浓厚,很多教师缺乏教研热情,即使开展一些所谓的教研活动,也是走走过场而已,对提高教学水平作用不大。也有教师指出,农村学校教师缺乏成长平台,优师、名师评选大多集中在条件较好的城区学校,农村学校教师很难摊上名额。

  

如何补齐农村学校师资“短板”?

  

  如何尽快补齐农村学校师资“短板”,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我省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各地也有了一些成功的做法和经验,值得学习和推广。

  创造条件让更多教师“下得去”。对城乡学校统一规划,使农村学校的校舍建设、硬件设施及配套标准与城区学校齐头并进。有人称之为“筑巢引凤”。在这方面,平阴县进行了有益探索。从2010年开始,他们走集约办学之路,集中财力物力,提升乡村学校办学条件。到现在为止,已经累计投入10多亿元,乡村小学、初中全部实现了楼房化。平阴县还创新实施了联盟办学制度,通过城区名校举办分校(分园),向农村中小学下派校长、教师和选拔乡村学校优秀干部、教师到城区学校顶岗学习,打破乡村学校教师向城区学校单向流动的怪圈,实现了城乡学校之间干部、教师双向交流的新突破 。“我们建名校分校、分园是要变更法人的。比如把李沟小学变为实验小学分校,把洪范小学变为龙山小学分校,不仅变更校名,还要改变法人主体,让名校真正有动力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把先进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带到分校去。”平阴县教体局局长李仲波说。目前,平阴县联盟办学多种方法同步推进,实验小学下设2个分校,龙山小学下设1个分校、1个分园,实验学校下设1个分校,实验幼儿园下设2个分园,在提高乡村学校办学水平的同时,城乡教师双向交流成为常态。

     千方百计让乡村教师“留得下”。教师之所以在乡村学校待不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乡村环境差、困难多、生活不方便。如何改善乡村学校教师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使之能够在乡村学校生活得舒心、工作得安心是各级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必须解决好的问题。安居方能乐教。记者了解到,2010,安丘市大盛镇就启动了“农村教师安居工程”,通过建设农村教师商品房、农村教师安居楼、单身教师公寓等方式,一次性解决了65名教师的住房问题,把这些教师的“根”留在了乡村。2016,为了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有效补齐乡村学校师资“短板”,胶州市对全市教师进行了统一调配。这样一来,越来越多家住城区的教师到村镇小学任教,这部分教师的上下班交通成了大问题。据报道,胶州市通过教师班车“镇镇通”方式,开通教师专用班车23,设置了12条公交专用线路和50多处站点,1000多名农村学校教师因此获益。“开通教师班车是教师多年的期待。市里把好事办到了教师的心坎里,广大农村教师备受鼓舞。看到教师们能够安心施教,不再‘站在讲台想着站台’,作为一名基层学校校长,我感觉农村教育大有希望、大有作为!”胶州最偏远的农村小学里岔镇远家阿洛小学校长王德聪感慨地说。

  打通乡村教师发展和提升的“通道”。在农村学校从教,缺乏提升空间,难有获得感,也是农村学校教师不愿或者不想扎根乡村的重要因素。据报道,淄博市张店区多措并举,想方设法为乡村教师打通提升通道。从2012年开始,张店区创新实施了“优培”机制,即新聘教师先在城区优质学校“优培”一至两年后再返回农村及薄弱学校任教。这样就缩短了新教师成长周期,直接为乡村学校输送优秀人才。该区从2016年暑期开始实施“将名师工作室设在农村及薄弱学校”的新方案,并为设在乡村学校的名师工作室每年划拨专项经费1万元。同时,帮助工作室成员量身定制专业提升及发展规划,创造了“带出一批骨干,影响一所学校”的模式。他们还将乡村及薄弱学校教师职称评聘与城区分开,评聘向长期在农村及薄弱学校任教的教师倾斜,严格落实农村学校特级教师岗位计划,使更多的农村学校教师有了提升和发展的空间。广大乡村教师为此欢欣鼓舞,他们觉得,在乡村学校同样有盼头、有想头、有奔头。

  让政策真正落地。没有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很难办出高水平的农村教育。记者了解到,20151218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山东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办法》,从着力提升乡村教师思想政治素质和师德水平、健全完善乡村教师补充机制、完善城乡校长教师交流机制、改革完善乡村教师培养模式、大力促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完善乡村教师职称评聘办法、提高乡村教师待遇和生活保障水平等7个方面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要求。这其中既有硬性规定和指标,也有许多鼓励探索创新的导向性政策。有教师表示,政策再好,地方政府不落实就是一纸空文。他们期望各级党委、政府让这些措施和要求真正落地,创造性地补齐乡村学校师资“短板”,真正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让城乡教育一体化的花朵鲜艳绽放。

抓重点 补短板 强弱项 提内涵

高青县积极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优质均衡”

  本报讯(通讯员 张忠考)“我们将以争创国家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县为抓手,积极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青县教育局局长张玉江在谈到2018年工作思路时这样说。

  高青县2015年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验收,201711月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复查。站在新的起点,该县确立了2018年进一步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推动全县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思路。

  该县教育局教师培训中心负责人认为,城乡教育差距关键是师资差距。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首先要提升农村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今年,该县将按照“一网覆盖,两翼提高”的思路,实施乡村教师“14212”培训工程,即建立1个覆盖网——高青县乡村教师成长网;开展4项培训——乡村未来教育家培训、乡村新入职教师培训、乡村班主任培训、乡村教育管理干部信息化领导力培训;抓好2项评选——乡村教育新星评选、乡村黄金教师评选;实施1个带动——乡村名师、名校带动工程;实现2个提高——农村学校管理之翼和教学之翼的全面提高。

  “城乡‘二元’结构的相对存在是制约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因素。”张玉江局长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城乡学校有机融合是促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重要途径。

  基于此,该县计划以城区4所优质小学为骨干,实施集团化办学,打造县域小学教育高地。同时,以6所县属初中为龙头,按照生源结构和区域划分,组建6个九年一贯制学区,辐射带动全县35处农村小学,构建“小学段与初中段无缝连接、小学学校与初中学校横向协作”的办学模式。

  教育信息化是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向农村流动最方便、最快捷的有效载体。新的一年,该县计划投资800万元建设全县教育信息化资源平台,在所有农村学校建成智能互动网络直(录)播室,把“一对一”数字化教学实验推广到所有农村学校,在所有农村学校普及思维导图、数字美术、仿真实验室、创客教育、3D打印、物联网、机器人教育等信息化教学项目。在此基础上,强化网络教研,构建“城乡同步课堂”,实现“高青名师”网络课堂农村学校全覆盖。

  今年,该县把落实《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作为促进农村学校内涵发展的重要抓手,要求全县所有农村学校制定3年发展规划。

  为解决农村教师留得住、干得好的问题,该县将结合“县管校聘”改革,进一步落实农村学校用人自主权,完善农村教师评价考核标准和绩效工资分配办法。

  据了解,新的一年,该县还将实施农村学校“对标发展”计划,组织所有农村学校对标一处市内外名校进行学习。同时,推进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综合评价改革,加大高效课堂视导和学生基本素养抽测力度,构建“县、片(区)、校”三级联动和城乡同步教研机制。

为有源头活水来

——利津县陈庄镇中心小学教育教学改革发展侧记

本报通讯员 崔爱民

  利津县陈庄镇中心小学是一所农村小学,近年来被评为山东省规范化学校、山东省教学示范学校、山东省艺术教育示范学校,学校获得了快速发展。

  一所农村学校是如何获得快速发展的呢?该校校长郭增尧说,这种改变得益于课堂、课程与教师“三驾马车”的助力。

  

“问题导学”解决教学问题

  “老师讲得口干舌燥,学生听不进去,课堂效率太低了。”“没有好办法,只有让学生跳进题海了。”……面对困境,陈庄镇中心小学开启了“问题导学”课堂改革。启动仪式上,郭增尧《问题导学——我们不得不进行的课堂革命》的报告点燃了教师们期盼变革课堂的热情。

  “过去如何进行课堂改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经过无数次磨课研讨,如今自己的教改思路很清晰了。”问题导学语文组带头人扈秀云老师说。为了使改革落到实处,学校多管齐下,制定了实施方案,确定了实验教师,要求校长、主任上示范课;邀请市、县教研室专家指导,编制问题导学实施指南,为学校课堂改革把脉;坚持“半日教研”雷打不动,以读书交流、课堂研讨、集体备课、专题讲座为常规内容,注重教科研实效;课堂改革在经历了阵痛后,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问题导学课堂模式,即一个问题——核心导学问题(活动、任务);三个步骤——问题提出、问题导学、问题链接;四个环节——自主学习、合作探究、展示交流、完善巩固。有学生说:“我的课堂我做主,学习不再是苦差事。”有家长说:“孩子们不再讨厌上学了,作为家长我们更放心了。”

  

绿色课程厚实学生成长土壤

  “如果只是为了应付考试,那就只开设考试课程;如果是为学生的将来负责,那就把三级课程都开好,尤其是活动课程。”郭增尧是这样理解课程建设重要性的。基于这种认识,学校以“适合”为原则,建构了“综合素质课程、潜能启蒙课程、才能发展课程”三大板块,评价内容侧重态度与能力,实行等级式评价。

  综合素质校本课程主要以系列活动为主,分必修和选修两类。必修课程主要包括科技节、读书节、艺术节、校园吉尼斯、星级少年授星仪式、自理能力大赛等;选修课程是促进学生综合素养全面提升的身心修养类、人文艺术类、公民素养类、科技创新类、生活技能类等35类专题活动课程。潜能启蒙校本课程是为学生提供的“菜单式”课程,采取学生问卷调查和教师特长申报等方式,打破了固有的班级界限,让学生根据自己的爱好和潜能自由选择课程,走班上课;才能发展校本课程是为具有某项特长的学生开设的专长提高课程、特需课程,主要是以学生社团、学生俱乐部、学生协会、优资班的形式实施,如足球俱乐部、种植养殖社团、航模社团、美德银行、豆豆超市、再生资源回收公司等。

  

让教师有峰可攀

  两三年前,张洪乐还是陈庄镇中心小学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现在他已成长为学校名师,多次在市县组织的教师培训会上作典型发言。这让张洪乐有些“始料不及”。

  张洪乐只是该校近年来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缩影。目前,学校56名教师中有5人在省优质课评选中获奖,29人次执教市级以上公开课,学校有6项省级课题顺利结题。

  谈起自己的成长历程,张洪乐深有感触地说:“要不是学校在教师专业成长上为我们搭建平台,让我们有峰可攀,我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成绩。在这样的学校里工作真幸福!”该校基于“培训是教师最大的福利”这一理念,重视教师专业成长,制定出台了《教师专业发展三年规划》,建立了特需教师培养制度和梯级重点培养制度,将请专家进校园和外出培训相结合,构建了利于教师成长的良好生态环境,促进了教师专业成长。

乳山市崖子镇中心学校着力提升办学水平

  本报讯(记者 王洪旗 通讯员 栾文涛 刘军)近年来,乳山市崖子镇中心学校突出抓好教师队伍建设和教学管理工作,积极推行“愉悦教育”,促进了办学水平和教育质量持续提升。

  崖子镇中心学校是该市地理位置最偏远、工作条件相对艰苦的学校,不仅年轻教师不愿来,老教师也不愿待,如何“留住人、用好人”是该校面临的一大难题。为此,该校立足实际,将36套校内家属房和14间单身职工宿舍公平分配给教师。每季度开设1次身体保健或心理健康知识讲座,每年组织1次全体教师体检。为教师设立健身活动室,购置各类体育器材。构建教师申报教学岗位与学校统筹相结合的新模式,把每位教师都安排到最适合的岗位,进一步增强了教师的职业认同感和归属感。除安排教师参加上级部门组织的各类培训外,学校还积极为爱岗敬业、业绩突出的教师创造外出学习的条件,鼓励教师积极参加市级以上的教学评比,逐渐让“培训学习是最大的福利”这一理念深入人心。近年来,该校与济南明湖小学、威海崮山中学结成联谊学校,每学期开展1次互访助学活动;每年遴选20多名优秀教师到荣成蜊江中学、文登实验中学、文登实验小学等跟踪学习,开展联体教研和联合命题等活动。近两年,该校有6人在威海市优质课评比中获一、二等奖,3人被评为市级教学能手、市级学科带头人。2016年,全市各学校选聘了14名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特级教师,该校有2名教师入选。

  该校充分发挥九年一贯制学校学段贯通的优势,坚持纵向递推、横向拓展,本着“习惯、能力比成绩更重要”的理念,在小学低年级,依据小学生的心智特点科学编制《习惯养成手册》,要求学生每学期重点培养23个好习惯。在小学中高年级,把关注点放在思维训练和知识拓展上,提高学生阅读、写作、运算等基本能力。在初中学段,在持续抓好基本能力培养的基础上,把关注点放在发展学生特长和优秀生培养上,筑牢学生全面、个性发展的基础。同时,抓好艺体教育、实践教育,不断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近两年,该校舞蹈节目在全市连续获得一等奖,民乐队在全市中小学器乐比赛中连续获一、二等奖,乒乓球项目男、女队连续两年代表乳山到威海参赛。

  教师队伍建设有效促进了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办学水平的提升进一步为教师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使学校发展逐步走向良性循环。

青岛西海岸新区提升经济薄弱镇学校办学水平

  本报讯(记者 王晓娟)青岛市西海岸新区采取多项措施,全面提升经济薄弱镇学校办学水平,推动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

  大力改善学校办学条件。该区出台《青岛西海岸新区学校建设标准》,本着适度超前原则,遵循绿色集约理念,提高学校建设和内配标准,确保建设配套齐全、设施一流的农村学校。2017年投入2.3亿元高标准新建、改扩建并投入使用12所学校、幼儿园,投入6.34亿元开工建设16所学校。

  推进食堂标准化建设工程。新区将农村中小学校食堂建设列入区政府年度为民所办实事,投入专项资金用于农村学校食堂达标升级改造,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招标,统一施工。2017年投入1965万元改扩建中小学标准化食堂48所。目前,全区所有农村中小学校食堂彻底告别了土锅土灶,全部建成青岛市标准化食堂。

  实行午餐补贴。村级小学学生人数少,办学规模小,资金有限,自2017年起,区财政每年列专项资金90万元,专门解决10所就餐学生在300人以下村级小学的食堂员工工资,降低学生就餐成本,提高饭菜质量,让2600余名农村学生吃上质优价廉、安全可口的营养午餐。

  实施操场塑胶化工程。2017年,新区实行农村学校操场塑胶化工程,投入近1.5亿元,将近20个街道、村镇、管区的39所学校操场改造为塑胶场地,为新区数万名中小学生提供了更加优质的运动场地,为学校提供了更佳的体育教学环境。

  推行农村学校厕所达标改造工程。新区投资2000万元在农村学校建设水冲式厕所,派专人打扫,建设干净整洁的厕所。目前,已有20所农村学校厕所实现达标改造。

  以实现优质师资配备的城乡相对均衡为目标,先后出台并实施了城区中小学教师到乡村学校任教服务期制度、城乡教师挂职支教与学习制度、优秀教师巡回教学制度和城乡学校结对帮扶等制度。为破解乡村教师“下不去、留不住”难题,在政策机制层面设立农村教师从教津贴、为农村教师开通班车、实行午餐补贴等措施,保障优质师资向农村学校倾斜。

  在城区学校和乡镇学校、中心学校和村小建立全方位、可持续、共提高的委托管理、集团化办学、学区制、城乡联盟、校际联盟等组团发展模式,大力推行城乡互动、区片联动、校际合作的城乡教育一体化教研模式,在全区范围内组建城乡学校发展共同体,在教育装备、学校管理、教学研究等层面全面建立以强扶弱、组团发展的协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