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走马观花看云南

发布日期 : 2018-01-1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静子
  早就知道云南的美丽,那里有讲不完的神话传说、说不尽的民间故事、看不够的风土人情。2017年4月的彩云之南一行,时间虽短,留给我的印象却颇深,现采撷一些片段与大家共享。
三角梅
  昆明有许多让人留恋的东西,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平凡的三角梅。它一束束、一株株在墙角里、围墙旁、栅栏上,含苞欲放,随处可见。三角梅俗称叶子花,又称九重葛,原产于南美,是昆明市重要的外销盆栽花卉之一。它的生命力旺盛,只要有适合的土壤、足够的阳光,就能全年生长,四季开花。离开时我很想带走一株三角梅,后来想,它或许只有在昆明的土地上生长才是最美的。
石林
  从昆明出发行驶两个小时左右,旅行车来到了闻名中外的喀斯特地质地貌圣地——云南石林。石林占地1200亩,有大石林、小石林、外石林、地下石林等景区,“林”密峰高,胜景云集。石连着石,石外有石,一个比一个险,一景比一景奇,令人叹为观止,不愧为天下第一奇观。
  景区规模之大、造型之奇,让人流连忘返。“千钧一发”、“极狭通人”、“石屏风”、“一线天”、“拇指峰”、“天外来客”等,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奇石奇景,令人目不暇接。石刻上的名家墨宝还来不及细细端详,便被游人挤到了别府洞天。这里峰回路转处怪石当道,扶杆直上时寸步难行。想当初云南王龙云手书石林的时候,不曾想到现在的繁华吧?
大理
  大理有这样一首谜语诗:“虫入凤窝不见鸟,七人头上长青草。细雨下在横山上,半个朋友不见了。”谜底就是大理著名的“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风、花、雪、月四景。
  “下关风”的形成是因为苍山十九峰太高,挡住了东西两面的空气对流,而苍山的斜阳峰和者摩山之间的下关天生桥峡谷便成了空气对流的出口,所以下关的风特别大。“上关花”是古时有关“朝株花”传说中的一种奇花,据记载元朝时尚存,现在已经绝迹了。现在的上关花是指白族的木莲花,大理境内随处可见。“苍山雪”是因苍山的海拔较高,山顶气温低,积雪长年不化而得名。“洱海月”取自洱海的形状,风和日丽的夜晚行在洱海之滨,仰望天空,玉镜高悬,俯视海面,万顷银涛,何等壮观。在游船上凭栏听风,远眺苍山崇圣寺(金庸小说里的天龙寺),三塔清晰可见,不禁令人遥想起段家皇室在晨钟暮鼓中的虔诚修行,蝴蝶泉边的金花唱着动听的歌谣。
丽江
  沿着曲曲折折的公路到达丽江时,一个摩梭小伙子讲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带着我们参观丽江古城,领略这个有800多年历史的茶马古镇。轻轻地走进那古老的城镇,聆听着叮当的马铃声,走在泛着青光的石板上,看着忙碌的纳西族姑娘们在街旁的玉泉河里洗菜淘米,我不禁羡慕起纳西男人们“诗词歌赋烟酒茶”的神仙生活。
  晚上,街旁溪水涔涔地流着,商铺的红灯笼也亮了,四方桥附近沿着水流排开一溜溜桌椅,各方的游客纷至沓来,交流云游的心得,很有四海一家的感觉。夜晚的丽江古城是欢乐的海洋,四方桥是对歌者的天堂,对唱比赛的、放纸船的、拍照的、购物的,不管是企业老总、白领丽人,还是退休老人、青涩少年,都在唱歌、跳舞、欢笑。直到晚上11点钟后,四方桥才慢慢恢复宁静,古城里的红灯也渐渐隐去,又是一幅老屋古径、小桥流水、岁月悠悠的美景。
松赞林寺
  汽车在前往香格里拉高原的路上行驶,许多人产生了高原反应。经过一段时间的颠簸,我们来到了松赞林寺。这是一座远离喧嚣的喇嘛寺庙,厚重庄严的土黄高墙、黑色的窗框,在烟云笼罩中酝酿着一种肃穆神秘和苍凉雄浑。朝拜人手中的转经筒转着缥缈的声响,在酥油灯的闪烁中显露出藏传佛教的渊源厚重。我既看不懂“生命轮回图”莫测的启示,也理解不了藏传佛教的博大高深。下了经课的老喇嘛个个气度不凡。从大经堂到八大康参,从殿内供奉的大小佛像到寺内的吉祥图案,神奇的色彩、绚丽的文化、博大的佛法,都说明它是藏民心中的圣地。
碧塔海
  碧塔海是迪庆高原上著名的高原湖泊,被藏民誉为高原明珠。湖畔苍松古柏遮天蔽日。湖中孤岛上曲径通幽,鸟语花香,四周长满杉树和杜鹃,春夏之季,杜鹃花竞相开放,如一个美丽的花环镶嵌在岛上。据说,杜鹃花凋谢落入湖中,湖中的游鱼食后昏醉,会翻着白肚皮漂浮在水面上,是有名的“杜鹃醉鱼”奇景,可惜我们来得不是时节。
花腰傣
  云南省哀牢山下红河谷畔的民族奇葩花腰傣,是我国傣族中一个特殊的群体。
  花腰傣相传为古滇国王族的后裔,“傣”字前面加“花腰”,顾名思义,是因腰部异乎寻常的服饰而得名。他们的服饰由自织自染的青布和色彩缤纷的缨穗、银铃、银泡、银手镯等组成,层层叠叠,浑然天成,是色、形、态的完美统一。姑娘们穿在身上华而不俗,悠然得体。其精湛、纤巧、别致,展示着花腰傣人高超的编织技艺和审美水平。
  花腰傣不仅服饰美,传统观念也美。他们择水而居,对水有特殊的情感。他们喜水、爱水,每个村寨都坐落在碧波粼粼的河水旁。他们认为,天上的太阳像父亲,地上的河流像母亲,村寨前面的河是母亲河,河里流的水就像母亲的乳汁,哺育着地上的植物和动物,也哺育着花腰傣儿女一天天长大、一代代繁衍。
  花腰傣的婚俗也似水一般天然。每年农历的正月十三至十五,是被誉为东方情人节的“花街节”。这几日,姑娘们穿上镶有银泡的艳丽服装,戴上首饰,背上秧箩饭,由寨中最有名望的女人带领走上街头,让翘首等待的“小卜帽”们相亲。若双方中意,小伙子便立刻拉上姑娘跑到树木浓密的深处倾吐爱意,互赠礼物,一起吃秧箩里的“情人饭”,自自然然,顺风顺水。
  花腰傣臣服于水、膜拜于水、追随于水,从而形成了水的优姿和澄怀,显示着水的品格和生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