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不让任何一朵花在我手中枯萎”

——记平度市同和街道朝阳中学教师吕文强

发布日期 : 2017-08-22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本报通讯员 李学宋

  从教40年来,吕文强成绩斐然,曾荣获“全国师德标兵”、“山东省优秀教师”、“山东省师德标兵”、“齐鲁十强最美教师”、“青岛市优秀班主任”、“青岛市教学能手”、“青岛市学科带头人”等30多个市级以上称号。他担任班主任的班级,12次被评选为“青岛市先进班集体”。2013年9月,青岛市教育局向全市发出“向吕文强学习”的倡议。

  吕文强之所以能把教师生涯过得平凡而有意义,清苦而又充满乐趣,是因为从登上讲台的那天起,他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教育,交给了学生。

用爱和担当为寒门学子开一扇窗

  吕文强出身贫寒,两岁丧父,悲惨的遭遇让他早早饱尝了世道的艰难、人情的冷暖。从1977年登上讲台开始,一路走来,他目睹了太多像他一样出身于弱势群体的孩子求学的艰难。同样在苦难中长大的他,自然会有一种同情和责任心,让他一次又一次向这些学生伸出援助之手,帮他们战胜困难,为他们打开一扇窗,让他们看见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贫寒,更有美丽的未来和梦想。

  吕文强曾在偏僻的郭庄中学工作26年。在送走的一批又一批学生中,曾帮扶过多少濒临辍学的特困生,他记不清了,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一名叫王淑英的学生。那一年,他新接的初三(4)班一个叫王淑英的同学没有到校。当天晚上,他来到了王淑英家:低矮阴暗的小土坯屋里,除了锅碗瓢盆和两个大水泥缸外,再也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小土炕的东头躺着淑英两年多没有下炕的瘫痪父亲,西头躺着先天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母亲下地干活还没回家,王淑英正在土灶边烧火做饭,不懂事的小妹妹抱着她的腿哭闹。还没等吕文强开口,她的父亲就一个劲地唠叨:“有好多庄稼活等着她干。俺家里穷,无论你说什么,俺都不能让她再念书了。”站在一旁的王淑英早已哭成了泪人。

  吕文强的眼睛模糊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苦难的童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正在困境中挣扎。他当即许诺:“有我在,王淑英就不能辍学,她的一切费用我全包了。至于家里的活儿,我想办法帮着干。”从此,王淑英就吃住在吕文强家里,吕文强的爱人变着花样改善生活,为她增加营养。星期天、节假日,吕文强一家三口到王家的地里帮着干活。农忙时节,他还找亲戚朋友帮着淑英家抢种抢收。老师的关爱化为巨大的学习动力,王淑英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中考填报志愿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师范。她对吕文强说:“老师,将来我也要做一名像您这样的好老师。”

  然而,当王淑英拿到平度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只兴奋了片刻,脸上便布满了愁容。吕文强知道是学费难住了她。3000元的学费对于当时月工资不足400元的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对淑英家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当天晚上,他骑上自行车从楼子庄跑到柳林,又从柳林跑到凤凰屯、瓦子丘、宋家庄,那一夜,他几乎转遍了所有亲戚朋友的家,才凑够了这笔学费。他的爱人又为王淑英准备好行李,他们俩像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样把她送到了平度师范学校。

  粗略一算,近些年,光资助学生,吕文强就花去20余万元。女儿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他竟然拿不出4200元的学费。很多人不理解他,但他一点儿也不后悔。

让学生沐浴在爱的阳光里健康成长

  作为一名教师,吕文强很明白,学生的经济困难比较好解决,而那些思想上出现问题的学生却不是金钱能够解决的,需要教师更多的耐心和感情投入,需要教师一次又一次地走进他们的心灵。

  2002年秋天,吕文强新接手了初三(2)班。班里有个叫晓强的学生,因打架斗殴曾进过派出所,但他不思悔改,破罐子破摔。吕文强上第一节课时,他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并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吕文强走过去关心地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摆出一副打架的样子,气呼呼地说:“你真聪明,我正不舒服!”吕文强知道他是在故意气自己,但他明白,对这样的学生更需要有耐心、有诚心。吕文强没有训斥他,而是掏出20元钱放到他手里,真诚地对他说:“快到医务室去看看吧!”他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吕老师,慢慢地低下了头,说:“我能坚持。”吕文强立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他“带病”坚持学习的事迹。这节课,他特别安静,听得特别认真。吕文强了解到他没有书和作业本,就想法子凑齐了一套书,买了各科的作业本送给他。他学习基础差,吕文强就耐心辅导,绞尽脑汁激发他学习的积极性,还经常把他领到家里吃住,并不失时机地感动他、教育他。吕文强知道,对这种学生的转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但他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一转眼,进入了冬季。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吕文强因连续发高烧在家里输液。夜里12点多了,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晓强的父亲闯进来,咬牙切齿地说:“这浑小子大清早把家里卖苞米的220元钱全偷走了,到现在还没回家。这回找到他,我非用皮带抽死他不可。”吕文强和爱人好说歹说才把他安抚回家。吕文强拔下针头,和爱人一起顶着凛冽的西北风走进了夜幕。夫妻二人把镇上的几家饭店、旅馆、录像厅找了个遍,最后在一家游戏厅找到了晓强。吕文强为脸色蜡黄的他付了钱,领着他来到自己家。当爱人端上热腾腾的饭菜时,晓强哽咽着说:“老师,我又错了。”从那以后,晓强像变了一个人,各方面表现都很积极。在和晓强的朝夕相处中,吕文强发现,他心灵深处有许多积极向上的火花,他热爱集体,有组织领导能力。于是,吕文强推举他当了副班长。他俨然换了一个人,工作热情可高了。对晓强的每一点进步,吕文强都及时告诉他的父母,他们也慢慢改变了教育方式。后来,晓强光荣参军入伍,现在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士官了。他父母逢人就说:“吕老师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没有他,我们这个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把自己放进学生的生命里

  每接一个新班,吕文强总是把自己编成班级中的最后一号,当成班级中的普通一员。他把生命放在学生们的生命里,乐他们之所乐,忧他们之所忧,始终和他们同行。

  多一个与学生共同的兴趣爱好,便多了一条通往学生心灵深处的道路。58岁已不算年轻,为了不让学生对自己“敬而远之”,吕文强换上运动装,和学生一同军训,一同参加乒乓球比赛、田径比赛、拔河比赛、篮球比赛。他还获得过乒乓球比赛第一名呢。吕文强还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在班里进行《报国并不遥远》演讲。没想到,学生对他讲述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养爱国兔,交爱国蛋”等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听得意犹未尽。最后,他结合当前的爱国主义教育,在多媒体教室为全校48个班级作了3场演讲,激发了学生爱家、爱国、爱党的热情。他还和学生一同参加歌咏比赛,在才艺展示中唱几首在学生们中间流行的歌曲,令学生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一名学生在一个班级中可能只是几十分之一,但对一个家庭而言则是全部。因此,吕文强对每名学生都一视同仁,对一些特殊的学生还采取了特别的保护措施。他曾跟因疾病留下后遗症、生活自理能力很差、体重100多公斤的帅杰同吃同住了3个多月,直到其改掉搂着别人睡觉的习惯;跟患有多动症的小宇一起练静坐,直到其改掉抬腿就跑的习惯并能安安分分地上完一堂课;跟有撒谎毛病的立伟签订诚实守信责任书,让全体教师、学生和家长见证他俩的承诺;跟不讲卫生的伟伟一起洗脸、洗脚,直到其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渐渐地,学生对他的感情变成了“亲而敬之”、“亲而信之”。这种因师爱而产生的感召力简直出乎他的意料。他们班在学业成绩、各项比赛及综合评估中均获第一名。那些曾对他有抵触情绪甚至想跟他做对的学生也慢慢改变了态度,亲切地称这个50多岁的老头儿“吕哥、强哥”。

  作为一名奋斗在一线的教师,吕文强深知,为人师表、言传身教的人格力量来自学术水平和道德情操的完美统一。没有过硬的业务能力做支撑,再高尚的师德也显得太苍白。尽管他已不再年轻,记忆力不如从前,但他不甘落后,利用业余时间不断充电。他潜心探索,勇于创新,创立的“读、议、导、练、用”五步教学法改变了以往政治教学那种理论与实践脱节的弊端,以知导行,知行统一,使学生不仅学到了知识,也学会了做人。他作为青岛市政治学科教学能手、学科带头人执教省公开课,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获奖或在刊物上发表。他经常被邀请送课或搞专题讲座。近年来,中国教育学会、国家国培计划组委会等单位多次邀请他参加中国教育问题研讨会,并在会上作典型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