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由校徽到学生证

发布日期 : 2017-05-19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王有鹏
  有段时间,我发现校园里的学生都佩戴了崭新的学生证。这种学生证由长长的彩带挂在脖子上。学生证长约15厘米,宽约10厘米,垂在胸前,看起来挺神气。其实,学生以前都有校徽。一枚制作精美的校徽戴在学生胸前,既美观又漂亮。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学校管理者突然换掉了校徽。
  这种学生证看起来似乎豪华、气派、庄重,其实根本就不实用。我认为,这是学生管理工作的败笔。其失败之处在于:第一,极不方便。学生戴着这样的证件,怎样上体育课?怎么做实验?怎么做课间操?怎么在课堂上开展一些操作性活动?第二,严重分散学生的注意力。我在上课过程中观察到,许多学生把学生证当成玩具,不时地把玩。这样一来,不分散学习注意力才怪呢!第三,诱导一些恶作剧。有的学生在学生证上贴了卡通画“米老鼠”,有的贴了马克思的图片,有的贴了佛祖释迦牟尼的图片,还有的贴上了戒烟广告。学生证成了学生搞恶作剧的平台。
  几天之后,我再去上课的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佩戴学生证的人了。实践证明,让学生佩戴学生证的做法是一次“瞎折腾”。
  管理学有一个著名的“拍脑袋原理”:一个人蹲久了或在一个地方坐久了,突然站起来会头晕。这时候,如果使劲拍一下脑袋,就能反应过来,保持必要的清醒。但是,如果拍重了,就可能导致灾难。管理者偶尔拍一下脑袋,可能“拍”出一点智慧;如果经常拍脑袋,把拍脑袋当作唯一的管理手段或领导技能,就可能出现管理的危机。让学生佩戴学生证的做法只是学校管理上的一件小事,但从这件小事上,我们可以发现学校管理者的率性和随意。因此,要进行有效的学生管理,管理者不能靠拍脑袋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