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让阳光照亮留守孩子成长之路

发布日期 : 2008-07-22 点击次数 : 来源 : 《现代教育导报》综合版

本报记者 胡乐彪 胡杰
    “留守儿童需要生活的知情者、心理的调节者、思想的引导者和学习的辅导者,他们孤独的身影、迷茫的眼神需要大家给予更多的关注……”2008年春节前夕,山东省滕州市华晨育才学校在外务工的学生父母,一回家便收到学校印发的倡议书。
  据了解,滕州市近年来累计向外转移劳动力28万余人,因父母外出而留在家中的儿童数量日益增多,全市义务教育阶段16万名中小学生中,共有留守儿童6403名。
  “每当看到别的同学与父母尽享家庭快乐的时候,我内心充满了羡慕;每当见到其他同学的父母经常来校看望他们时,我又是多么渴望也得到这样的亲情!”留守儿童刘悦日记中的这段话,道出了留守儿童的共同心声。
快乐校园:为了孩子们的微笑
    滕州市一项关于留守儿童问题的调查报告显示:父母半个月或一个月与孩子联系一次的占43.47%,与孩子半年以上见面一次的占39.51%,有的学生父母甚至几年不回家。
  由于父母常年在外,长期和孩子分离,缺乏交流沟通,致使一些留守儿童感到软弱无助,自卑封闭,逆反心理严重。他们身上凸显出来的这些问题,引起了滕州市教育、妇联、团委等部门的高度重视。
  从2006年开始,该市把做好留守儿童教育工作作为解决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推动新农村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逐渐探索出一条“学校为主、家庭配合、社会参与”的关爱留守儿童路子,形成了学校、家庭、社会“三结合”的教育监护网络。
  对于农村学校留守儿童来说,成长环境的优劣会直接影响到他们身心能否健康成长。而这,正是关爱留守儿童最重要的环节。为此,该市积极创造条件,为留守儿童的学习、生活提供一个良好环境。
  张汪中心中学为让孩子们感到家庭的温暖,克服资金紧张的困难,先后建起了图书室、微机室、音乐室、美术室、多媒体放映室,改建了亲情接待室、心理咨询室,并安装了亲情电话,开通了亲情视频聊天,使孩子们有条件与自己的代理家长交流,随时能与在外打工的父母联系,课余时间有地方看电视、看书。
  “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使学校真正成为孩子们的家园、学园、乐园,让所有的留守儿童都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让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都享受到阳光的普照,进而健康无忧地成长。”滕州市教育局局长孙金存说。
“亲情家庭”:让留守儿童心灵受到呵护
  滕州市华晨育才学校三年级学生刘淇,父母长期在外打工,9岁的他与60多岁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祖辈监管力不从心使他学习成绩较差,性格表现为任性、冲动、冷漠、内向。可是,自从班主任孙维平与他结成对子,建立了“亲情家庭”常常照顾他后,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学习主动了,卫生搞好了,性格开朗了,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他的变化主要归功于学校今年3月组建的“留守儿童托管班”。该校积极倡导教师与留守儿童组成无血缘关系的“亲情家庭”,并担任代理家长,负责对留守儿童的日常家庭教育,给予他们亲情关怀。截至目前,该校已有60位教师与60位留守儿童组成“亲情家庭”,每个“家庭”都有一套完整的亲情家庭档案,内容包括全家福照片、家庭成员介绍、家庭荣誉榜、家庭大事记、留守少年儿童成长点滴以及家庭活动记录等。
  像这样建立“亲情家庭”的学校还有不少。滕东中学开展了“两帮一”活动,即为每个留守学生选派一名生活辅导教师、选派一名优秀学生牵手帮助,用师生之谊、同窗之情抚慰留守学生孤独的心灵。该校学生林让在给父母的信中这样写道:“自从学校开展关爱留守学生活动后,老师对我可亲了,他更加关心我的学习和生活,而且常常带我出去游玩。平时在家享受不到的爱,在这里应有尽有,我很开心……”
  在组建“亲情家庭”的同时,滕州市一些中小学还组织了教师辅导,对学生的生活起居、课外活动、心理健康等进行重点“监护”,确保他们能够得到真切的关爱。滕州市洪绪镇中心中学校长仇玉晨告诉记者,为了提高教师的管护水平,增强教师的责任意识,学校定期组织辅导教师学习,内容包括教育学、心理学以及安全教育等,以便使他们能够全方位关爱留守学生。
社会参与:阳光雨露共同哺育
  近年来,滕州市在建立健全学校、家庭互动网络的同时,还大力发展农村社区家庭教育指导中心、家长学校等家教服务网络,通过组织编写适合留守儿童家长及监护人特点的家庭教育辅导材料,培训一批家庭教育骨干,开展多种形式的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宣传实践活动,引导留守儿童外出务工父母和监护人改变观念,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知识和方法,真正承担起教养孩子的责任和义务。
  与此同时,教育、工会、妇联等部门积极联系社会各界,共同关爱留守学生。于是,滕州北京文化教育超市来了,他们为留守儿童送来了词典、钢笔和体育用品等;枣庄学院的青年志愿者来了,他们常常利用周末、节假日时间,与留守儿童联谊联欢,对其成长进行长期跟踪指导;富有爱心的个人来了,他们各自认领一名留守儿童,还让自己的孩子与留守儿童交上了朋友。